君安旅行社

扒一扒西班牙政客间的爱情交易

2016年06月03日 07:33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梁


/

  提要:有人说,当爱情遇上钱,爱情就会变味。那么,当爱情遇上政治呢?西班牙政客的绯闻很少上娱乐新闻,但不意味着西班牙政客个个都忠贞正派。有读者说谷粱最近太严肃了,今天咱就来八卦一把,扒一扒西班牙一线政客们不堪的感情生活。

  西班牙是天主教国家,对婚姻向来慎重,教堂里肃穆庄严的宣誓执子之手,无论生老病死都要与子偕老,末了生活中各种冲突矛盾,要离婚还得要教会同意,程序相当繁琐。所幸民政局为非宗教婚姻的创造了条件。在民政局的二楼登记结婚,一旦要离婚了,更上一层楼,到三楼登记离婚,从结婚到离婚,就是一层楼台阶的事情。

  对婚姻的草率态度,让西班牙人的结婚率越来越低,离婚率越来越高,同时越来越高的还有同居率。多少老爷爷老奶奶,相守一辈子,却依然称对方为“男朋友”“女朋友”;多少拖儿带女的年轻夫妻,其实并没有结婚;婚姻是一种承诺,但这种承诺的约束力越来越弱。结了婚还可以离么!那结婚干什么?

  都说放弃一棵树,可以拥有整片森林。实际情况是:自己放弃了一棵树,虽然走在一片森林中,却发现好树都被别人抱了,羸枝弱叶自己又不想将就。最终,走在一片森林中,看着人家枝繁叶茂,自己独自啃狗粮。

  当爱情撞上政治,我们第一反应是:王室的政治婚姻。希腊公主嫁给了西班牙王子,后来闹出了卡洛斯国王外面彩旗飘飘,索菲亚王后只能装傻,自己拄着拐杖红旗不倒。镜头前,秀了一辈子恩爱,真正的孤独只有索菲亚王后自己清楚。卡洛斯国王一宣布退位,秀了一辈子的老两口立马纷飞各处。

  虽然西班牙的狗仔队一直盯着那些整容脸和斗牛士的遗孀们,政治场上的感情交易却一直在暗中汹涌。

  西班牙政客绯闻中,最让人震惊的就是著名经济学家,前经济部长Miguel Boyer。为了与西菲混血的社交名媛Isabel Preysler结婚,主动辞去经济部长职务。这种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大气部长,在西班牙政治史中并不常见。

  纯粹的爱情不分性别。最近,刚上娱乐新闻的政客婚礼是Victoria的市长、巴斯克地区人民党二把手Javier Maroto。这位市长大人在与同性男朋友相恋19年后,举行了同性婚礼。更讽刺的是,邀请一直反对同性婚姻的拉霍伊首相前去证婚!

  Javier Maroto市长和他的男朋友 Josema Rodríguez,因为是政客公开举行的同性婚姻,才好不容易挤进了娱乐版面。其他政客的绯闻,还是不够劲爆。

  政党归属,从来不会影响政客之间擦出爱情的火花。正在为社会党党魁Pedro Sanchez寻找政治支持的竞选活动负责人Batet,她的老公却是人民党人,目前是拉霍伊政府文化事务的国务秘书。进了门同睡一张床,出了门就是政敌啊。要是宣布竞选结果的时候,两人都守在电视机前,谁的政党赢了,是不是要罚洗碗三个月啊?两个人已经结婚十年,生有一对双胞胎,刚好一个政党一个!

  政见不合,党派各异,真要落实到具体的感情和日常生活中,柴米油盐是不分党派的。各为其主的情侣们看起来是冲突矛盾的,其实就算是人民党的领袖拉霍伊和社会党的Pedro Sanchez也不是仇人,也经常像朋友一样喝酒吃饭。

  现在咱们再进一层,看看那些真正的政治夫妻。

  动静比较大的是被西班牙学生骂死的前教育部长Wert。这位前教育部长看上了嫁给千万富翁的中年“妹子”Mercedes Gomendio。 Mercedes长得一般,估计是才华出众吧。Wert部长无视人家老公的千万资产,公然勾引富家少妇,承诺要任命Mercedes为教育事务的国家秘书。不知道真是爱情烧坏了Mercedes的脑子,还是“国家秘书”的职务燃起了Mercedes为广大学子贡献余温的热情,Mercedes毅然和富豪老公离婚,获得了百万资产,又迅速和Wert部长结婚。由于Wert部长压缩教育预算、提高学校收费标准的做法遭到全国各大高校的罢课抗议,Wert被迫辞去了教育部长的职务,带着新婚妻子移居法国。前教育部长大人在法国出任世界经合组织西班牙大使,而新婚妻子则是经合组织西班牙办事处主任。

  Mercedes抛弃巨富老公,与教育部长私奔进入仕途,刚刚卸任的前卫生部长Ana Mato也是靠自己的前夫上位的。Ana Mato认识前夫Jesús  Sepúlveda时,Jesús是马德里Pozuelo  de  Alarcón的市长。马德里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富人区。仰仗着丈夫的威望,Ana Mato平步青云。不过可惜的是,市长大人最后喜欢上了小自己20岁的新闻发言人,尽管与Ana Mato生有孩子,还是宁愿支付高额赡养费,也要和年轻姑娘私奔。最后,Jesús  Sepúlveda卷入了Gürtel贪腐大案,他给儿子的巨额赡养费,原来都是贪污所得。

  孩子,不会成为西班牙父母离婚的阻碍,对政客们的束缚就更小。

  市民党的小鲜肉党魁Albert Rivera,一裸成名,现实生活中还是骚劲十足。在所有政客中,Rivera是穿着最讲究最有型的。他酷爱摩托和赛车,是西班牙人口中典型的Pijo。一裸成名后,他与结婚20年,还生有一个女儿的妻子离婚。现在和一名漂亮年轻的空姐在一起。空姐性感,党魁有身材,经典的俊男美女组合,一起出席戈雅奖,一起出席活动剪彩,到处秀恩爱,虐死单身狗。

  空姐模特靠色诱政客的案例不鲜见。但女政客靠权力抢人家老公,只有我们能党的人才干得出来。我们能党安达卢西亚大区支部一把手、女支部书记Teresa Rodríguez是横刀夺爱的能手。在一次游行示威中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José María González Kichi。 这个José María González Kichi是谁?CADIZ的市长!当Teresa和这个José 两年前相识的时候,José是一个已婚男人,妻子刚为他生了第二个儿子!可是,政治热情点燃了两人的爱情火焰,小三插足的恶名远远敌不过志同道合的感情。两人相见恨晚,就算妻子已经为自己生了两个孩子,José还是毅然离婚,和我们能党的女支部书记Teresa结婚,现在他们俩被誉为安达卢西亚的“克林顿夫妇”。

  走屌丝路线的Podemos我们能党,别看他们一副来自社会底层的屌丝样,实际政治野心可不小。我们能的党魁小辫子Pablo Iglesia,他的女朋友叫Tania  Sánchez,是左翼联盟的国会议员。在我们能党崛起之前,左翼联盟应该算是第三大党,虽然议会中也就五六个席位。小辫子的女朋友Tania能占据一席,可想她在左翼联盟的地位。

  当我们能党崛起之后,左翼联盟分崩离析,大部分会员都跑哪里了?去我们能党了!最先叛逃的就是小辫子的女朋友!虽然没有事实证明,是小辫子的女朋友鼓动左翼联盟的党员们集体叛逃,但小辫子给她吹吹枕头风,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两天,我们能党和左翼联盟怎么了?合并啦!左翼联盟最终决定合并进我们能党。那小辫子和Tania的爱情呢?据传,小辫子现在和我们能党内的一个年轻小姑娘走得非常近,之前和Tania频繁出双入对,最近也是各忙各的,很少一起公开露面。既然是传闻,我们就当传闻看了。

  我们能党的二号人物,长了张娃娃脸的Íñigo Errejón。这个一副学生气的孩子,他的前女友是Rita Maestre。Rita是马德里政府的新闻发言人。可惜的是,这名女新闻发言人,最后喜欢上了现任马德里市长的左膀右臂Nacho  Murgui,抛弃了娃娃脸。而娃娃脸也有了新的对象,就是电视六台的一名主持人。看看他的女朋友和前女朋友,你还会相信娃娃脸是个单纯而没有野心的大学生吗?

  政客的爱情,不一定沾染了政治就变污。社会党人,虽然比保守的人民党激进,却鲜有出格的爱情故事,之前的萨帕特罗首相,现在的高富帅Pedro  Sanchez,都守着一份中规中矩的婚姻。长着囧字脸的留守首相拉霍伊,42岁才结婚。关于他的感情更是离谱。坊间传言拉霍伊是同性恋,因为有人知道他在年轻时经常出入同志酒吧。和现在的妻子进行了长达近20年的爱情长跑,在42岁才结婚。结婚的日子也很搞笑:12月28日,圣婴节,也是西班牙的愚人节!在愚人节结婚,拉霍伊这段婚姻莫非真是一个“深柜”的掩护?

[编辑:]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