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透析西班牙人的民族根性

2016年06月10日 07:58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梁


/

  提要:每个民族,他的根性会源自某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那个时代思想家辈出。这些思想先哲们的主张,在后来的几百年几千年中,人们秉持遵行,逐渐沉淀出一个民族的性格。西班牙,是个奇怪的民族。他们希望保留王室贵族,思想中、血液里依然流淌着老贵族的优雅与骄傲,而行为上和骨子里却有散发着乡野村夫的市井气。西班牙人的民族根性,到底形成于哪个时代?

  6月底西班牙要重新大选,走到今天这种尴尬的局面,西班牙民主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老一派政党步履蹒跚,真如一个垂暮老者,心有余而力不足。新锐政党,虽如日中天,却缺少一种实干的底气。现在赢面最大的就是Podemos我们能屌丝党。这群大学政治学教授,深谙选民心理,党魁小辫子给委内瑞拉和伊朗做过政治顾问,收了数十万欧元的咨询费。委内瑞拉现在国内局势一团乱麻,曾经那个盛产美女的富庶之国,成了拉美国家的一个笑话。

  之前,笔者写过《我们能,激起西班牙人造反的血性》,剖析了我们能党如何操纵玩弄选民心理。上周一篇《扒一扒西班牙政客的感情交易》,虽然涉及多个政党,其中三段最无耻最纯粹的感情交易,就发生在我们能党三位最重要的人物身上。党魁Pablo Iglesia与IU左翼联盟国会议员“结为连理枝”,借IU起家,挖IU的党员,两周前,IU最终合并进我们能党,党魁和议员的爱情,也瞬间终止在网络上的一条分手声明之中。我们能党在安达卢西亚的党支部书记横刀夺爱,将已婚的Cadiz市长抢了过来,无视人家已有两个孩子的家庭,最终成为了所谓的安达卢西亚“克林顿夫妇”。

  我们能党不折手段,知道如何团结有血性的西班牙人。

  有人说,中国人团结起来是条龙,拆散了就是条虫。习惯性内斗的中国人,在外敌入侵时,会表现出惊人的团结。西班牙人也同样如此!当年拿破仑看不惯英国从葡萄牙攫取巨额利润,借道西班牙远征葡萄牙驱赶英国人。西班牙人不理解“唇亡齿寒”的典故,拿破仑在西班牙境内一路畅行无阻,起了“顺便占领西班牙”的歹心。说干就干,拿破仑很快把西班牙国王替换成自己的兄弟。这时,西班牙才反应过来,开始爆发出西班牙人的血性,群起对抗拿破仑。

  西班牙人这种后知后觉的彪悍,在漫长的历史中,误打误撞出了一些值得骄傲几百年的辉煌。一种民族性格,会有一个“注定”的历史结果。西班牙人的民族根性到底是啥样的?形成于哪个时代?

  如果简单划分世界文明,可以分为海洋文明和大河文明。希腊古罗马是海洋文明的缘起,至今影响着西方以科学和民主为主线的社会结构模式。海洋文明在政治上拥有明显的扩展性。中国、印度、埃及是大河文明的代表,受到山川湖泊的限制,政治上缺少扩张性,更强调兼容并蓄。在公元前的几百年里,陆续出现了柏拉图、阿里斯多德、孔子、老子、佛陀这样的圣人贤者,他们的思想和理论,影响了之后两千年的世界格局。

  意大利人水性杨花,究其根源,源自于古希腊罗马神话中多情的诸神。多情的众神之父宙斯,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出于愧疚,把人家升天变成一个孤独的星座。同样仙居天庭的嫦娥,寒月空闺一万年,更宁愿没有偷吃仙丹,以便和后羿纵情床笫之欢。

  讲究及时行乐的希腊罗马人,他们的最高尊神是处处留情的宙斯;讲究克制慎独的中国人,整个月球都给了嫦娥和吴刚,孤男寡女同处一个星球,美人却依然空闺寂寞。那西班牙人呢?

  西班牙人的神话,淹没在希腊罗马神话之中;西班牙人的哲思艺术,几乎没有摆脱天主教会的“光辉”。一个能够代表西班牙的文学人物,无疑是堂吉诃德。

  不了解西班牙的时候,读《堂吉诃德》,会被喜欢上纲上线的“正统教育”洗脑成:这是一部讽刺骑士小说的划时代巨作,对那个荒谬的时代进行了无情的鞭挞!

  了解西班牙之后,就会发现这个观点,简直就是用XX阶级的XX精神来绑架文学!

  《堂吉诃德》不是对骑士小说的讽刺,而是西班牙人性格的一个隐喻。不仅仅是塞万提斯那个时代的西班牙人有一个骑士梦,就是被手机平板统治的现代西班牙人,同样像堂吉诃德一样,做着一个优雅的骑士梦。

  如果不是因为有骑士梦,西班牙会像法国和意大利那样,废除王室,废除君主立宪制。如果不是骑士梦,西班牙电视上不会有那么多“舆论明星”整容脸,靠炫富、靠曝隐私,吸引着百万西班牙人守在电视机前。如果不是骑士梦,我们能党更不可能挥着空空的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百姓议政”的大饼,就惹得一群群中低层屌丝热泪盈眶。

  当你家道中落,只剩下一个打临工的仆人,在穷酸的生活面前,如何才能保持你内心的那份骄傲和尊严?堂吉诃德,不是对骑士的讽刺,恰恰相反,他是骑士精神衰亡的挽歌,是对骑士忠诚、高贵、热血的祭奠。

  皇室贵族讲究血统,普通平民无法奢望。但骑士,就像“超级女声”一样,有可能是海选出来的草根英雄。骑士,顺理成章地成为普通老百姓的一个精神寄托。就像中国科举制度之下的“状元登科及第”,鲜有人会梦想自己有朝一日成为皇帝,但民间会推崇状元,文人会有的状元梦。

  一千多年来,多少中国人做着“状元梦”,多少西班牙人做着“骑士梦”。西班牙的性感女郎,会幻想着一个英武阳刚的骑士,沉醉一支玫瑰几句情话之中。中国的小家碧玉,肯定不会喜欢中国版的骑士——武夫,必定是想着风雅俊秀出口成章的状元郎。至于状元郎是否手无缚鸡之力,那不重要——砍柴杀鸡,姑娘我来!你负责玉树临风,我负责柴米油盐。

  中国科举制度虽然在唐朝之后才成熟,但文人雅士诗书礼乐的传统,却源自于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各派学说。欧洲的民主议政体制,源自古希腊的雅典民主模式。重科学讲实证的思维模式,也受到古希腊罗马先哲的影响。

  从人类文明第一次开化起,西班牙就不赶趟。当老子在探寻天地大道之时,半岛上的凯尔特人巫术盛行;当阿基米德洗澡发现浮力原理时,伊比利亚半岛上,凯尔特人和伊比利亚人正在打仗。在影响人类文明两千年的公元前最重要的几百年里,伊比利亚半岛上只有战争,鲜有文化。之后的一千年,伊比利亚半岛上都是侵略与被侵略,战争连年。在这样的背景下,勇敢的骑士,必定成为民族崇拜的重点。

  当天主教大行其道的时候,勇敢的骑士精神被神圣化。在那个时代,《堂吉诃德》出现的100年前,有一部具有时代特征的小说:Fernando de Roja (费尔南多·德·罗哈)的悲喜剧 La Celestina《赛莱斯蒂娜》,是西班牙文学史上仅次于《堂吉诃德》的文学名著,这个赛莱斯蒂娜就是中国的媒婆,冒着被教会宗教裁判所处死的风险,为了钱,撮合两名年轻人。这个西班牙媒婆可是会“处女膜修复”技术的,为了钱也是想尽了各路花招,冒尽了各种风险。

  如果说堂吉诃德是西班牙人对理想人格的寄托,赛莱斯蒂娜就是西班牙人市井习气的真实写照。赛莱斯蒂娜那些游走在法律和教会法令边缘的“窍门”,和中国人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夹缝求生的理念多么相似!

  中国人经过千年王权高压统治,森严的等级制度,把社会上绝大部分人群生活挤压在狭小的空间中,中国人的顽强,衍生出剑走偏锋玩世不恭。西班牙同样经历了近千年的教会思想钳制,窒息的社会氛围,让西班牙错过了工业革命,错过了文艺复兴,西班牙人的顽强,衍生了一批投机取巧的“市侩小民”。

  无论是王权的高压还是教会的钳制,扭曲的人性,会顽强地变异成与主流律法对抗的“玩世不恭”“投机取巧”的生活态度。在人性得以释放的新时代,中国人依然迷恋着“衣锦还乡”,西班牙人仍旧无法割舍 “贵族情结”。而在实际生活中,如何逃税避税的问题上,西班牙人并不比中国人笨。市井市侩之气,西班牙人也不输给中国人。

  西班牙历史上缺少伟大的思想家,来为这个民族的性格定性。多种外来侵略者,给伊比利亚半岛带来丰富异常的文化财富。大殖民时代满足了西班牙幻想了近一千年的骑士梦,善武不重商的短板,注定这个民族的兴盛只会昙花一现。如果非要牵强的给西班牙人的民族性格形成一个时代,个人认为,那就是战乱不断、教会高压的中世纪。

  西班牙人骨子里的那个“老子天下第一”的骄傲,和中国人内心深处“天朝上国”的自尊,如出一辙。


[编辑:]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