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加泰人凭什么如此傲娇?

2016年09月16日 07:21 来源:欧华报 评论员 谷梁


/

提要:9月11日,加泰罗尼亚人在凯旋门举行了“要独立”的“独立日活动”。加泰罗尼亚地方媒体报道有80万人,西班牙国家电视台报道35万人。这场“独立日”活动,是希望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民众向中央政府表达“独立意愿”的重要方式。加泰罗尼亚独立,到底是政治矛盾?经济利益?还是文化冲突?

只要不修改宪法,只要中央政府不松口,加泰罗尼亚就没有举行独立公投的权利,更别说直接独立了!

闹独立,其实不是经济问题,虽然政客以更多财政自主权来诱惑加泰人。大家都清楚,加泰独立了,不用给西班牙政府交钱,但也得不到政府的补贴,一系列的贸易壁垒随之而起,加泰罗尼亚得不偿失。

闹独立,也不是加泰人最终的政治诉求。一个独立的国家,到底能给加泰人带来什么好处?加泰大区前主席Pujol家族丑闻,上一任大区主席Artur Mas列支敦士登账户案,牵涉Millet和Montull的保罗案,Torredembarra案,Macià Alavedra腐败案,都是数额惊人的贪腐大案。加泰人凭什么可以期待一个与现行政府不一样的“中央政府”?

闹独立,其实就是加泰人的一种文化自嗨,是加泰人印证自己文化优越感的一种激烈形式。加泰人对自己文化的傲娇,在“闹独立”这种形式下被放大,我有文化我骄傲!因为我的确有值得骄傲的文化!还有经济!

回溯一下欧洲历史,结合西班牙文化发展脉络,会发现以马德里和卡斯蒂利亚为代表的“伊比利亚半岛文化”成为主流的“西班牙文化”,这种文化封闭而随性。而加泰罗尼亚深受法国的影响,是近现代欧洲主流工业文化在伊比利亚半岛上的代表。就像德国人无法忍受西班牙人的散漫,法国人无法忍受西班牙人的粗鲁,加泰罗尼亚人无法忍受马德里为首的那群西班牙人的不负责和粗俗!

这种文化上的优越感,在古罗马之前就已经形成。加泰罗尼亚所在的阿拉贡地区,是伊比利亚半岛上最早出现成熟文明的地区之一,并在今后的两千多年里没有中断和废弃。

当世界上最早的商人腓尼基人登陆伊比利亚南部的加迪斯时,希腊人登陆了现在的加泰罗尼亚地区。当罗马人把西班牙收归治下,加泰罗尼亚地区就成了罗马帝国进入伊比利亚半岛的大门!当摩尔人强势入主伊比利亚半岛时,加泰罗尼亚成了西班牙王族势力寻求外援的有效通道。

阿拉贡王国和之后逐渐形成的卡斯蒂利亚王国,是伊比利亚半岛上两大势力最大王国。阿拉贡王国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商贸发达的富裕国家。

在中国的宋朝时,阿拉贡王国疆土往北突破了比利牛斯山,往南抢了摩尔人手里的瓦伦西亚,往东占领了意大利的那不列斯,还深入到雅典公国。稍微努把力,完全可以将整个伊比利亚半岛收归旗下。可惜,一场政治联姻,葬送了阿拉贡王国的政治前途。

15世纪,阿拉贡王国的费尔南多王子,野心勃勃的要娶卡斯蒂利亚的伊莎贝尔公主,目的就是将卡斯蒂利亚王国和阿拉贡王国合二为一,统一伊比利亚半岛。机关算尽的费尔南多,一切都算准了,就是没有算准漂亮的伊莎贝尔竟然是个女强人!两人结婚之后,全部由伊莎贝尔说了算!费尔南多再聪明,再有野心,也只能听从彪悍老婆的。

两人的婚姻的确统一了伊比利亚半岛,强悍的老婆还资助了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把西班牙带入历史全盛时代!阿拉贡王国曾经的荣耀,却隐退到伊莎贝尔的阴影之下。

发现新大陆的卡斯蒂利亚王国不可一世,政治经济天枰完全向卡斯蒂利亚倾斜,阿拉贡王国只获得了“高度自治权”!

阿拉贡曾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好吗?!一个所谓的“高度自治权”就抹去了阿拉贡王国曾经盛极一时的“国家历史”,而屈从成西班牙帝国的下属小省!

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的15世纪,刚好是欧洲文艺复兴的开端,西班牙成为文艺复兴时期最强盛的国家,文学、艺术、神学都能人辈出,实现了经济和文化上的辉煌。到十六、十七世纪,出现了西班牙历史上的黄金时代(Siglo de Oro)。黄金时代出现了诸多诸多伟大的建筑师和画家,比如画家Velazquez,音乐家Luis de Milán,作家塞万提斯,剧作家Pedro de Vega。

作为西班牙帝国的一部分,阿拉贡地区虽然在文化和经济上处于“马德里”的阴影之下,但并没有停止发展和繁荣。

卡斯蒂利亚王国,是一个虔诚却尚武的国家。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发现新大陆给西班牙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反而催化了西班牙的固步自封进程。17世纪西班牙开始衰落时,法国迅速崛起。

16-18世纪,是西班牙逐渐自我封闭的时期,却是法国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过渡的重要时期,也是加泰罗尼亚地区在法国“控制与蹂躏”下脱离西班牙式封闭被迫发展的转型时期。换句话说:从17世纪法国崛起开始,加泰罗尼亚就被迫“法国化”了,越来越不西班牙了!

17世纪,源自法国的启蒙运动,开启了人类挑战神权回归理性科学探索的现代化进程。启蒙运动影响了德国、英国、荷兰,现代金融模式、政治形态应运而生。唯独西班牙这个保守的天主教国家,完全与启蒙运动绝缘!西班牙从此落后欧洲国家200年。

但是,并非西班牙所有地区都落后200年,加泰罗尼亚地区受到法国的“蹂躏与胁迫”,被迫卷入了那场欧洲人文思潮,加泰罗尼亚人的思想,挣脱了神权和王权的钳制,萌发了现代民主意识。

18世纪,西班牙王族因为近亲结婚导致国王们都不孕不育。卡洛斯二世因为太过畸形,无法生育。国王一死,就爆发了西班牙王位争夺战。

在那场战争中,加泰罗尼亚人似乎站错了队!

王位争夺战爆发时,中北欧国家支持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族入主西班牙,西班牙本土则支持法国波旁王族。

作为西班牙一部分的加泰罗尼亚,本应该站在兄弟姐妹这一边,共同支持法国。但加泰罗尼亚却被奥地利以贸易权诱惑,叛变到奥地利,和所有西班牙人对立,抵抗法国。

表面看起来是加泰罗尼亚变节,实际上却是加泰罗尼亚人在接受了欧洲大陆流行的新民主思潮后,对王权的反抗。

18世纪的法国,封建君主制岌岌可危,却可以在西班牙为非作歹。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大部分依然虔诚信奉天主教的地区不同,加泰人开始寻求新民主,不仅要抵抗外敌入侵,更要在西班牙点燃现代民主的星星之火。

加泰罗尼亚人选择站队奥地利,不是背叛西班牙的兄弟姐妹。而是希望借助奥地利王族势力削弱法国波旁王朝对西班牙的钳制。

可惜,奥地利用贸易权利诱了加泰罗尼亚人之后,又背叛和抛弃了加泰人。

战争的结果是:奥地利瞒着加泰罗尼亚与法国签订协议,把西班牙王位让给法国人!

1714年9月11日,加泰罗尼亚被法国和西班牙军队攻陷,奥地利袖手旁观。法国波旁王族的菲利普五世在西班牙登基后,取消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作为惩罚。

9月11日,表面上看起来是加泰站错队的“沦陷日”,实际上却是加泰罗尼亚为了抵抗法国完全谋求西班牙新民主进程的一次“光荣的失败”。

新思潮武装了法国人,让法国人成为世界上最喜欢造反,最喜欢打破陈规的民族,这种先锋做派,为法国带来了文化和思想上的繁荣,也给法国人的文化优越感足够多的骄傲的资本。

加泰罗尼亚人承袭了法国人除旧迎新的精神,用“革旧”和“铸新”来重新书写加泰罗尼亚的历史。

加泰人把从法国学来的新民主,用来对抗法国的君主专制,加泰罗尼亚成为民主共和势力最庞大的地区。当弗朗哥企图借助纳粹势力统治西班牙时,加泰罗尼亚是抵抗最激烈的地区。海明威等世界知识分子参加的国际纵队总部,也设在巴塞罗那。为了让专制独裁平稳过渡,加泰罗尼亚人勉强接受了君主立宪制。当新民主时期过渡7、8年之后,废除君主制,实现彻底的民主,又撩动了加泰人那颗除“革新”的骚动的心。烧国王画像,是这种内心骚动的极端表现。

从17世纪末期开始,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其他大区就拥有完全不同的文化环境,更接近欧洲主流文化的加泰罗尼亚,与固守天主教教条的西班牙主流文化分道扬镳。巴塞罗那在旅游资源推广上,也主推城市先锋文化,而不是两千年沉淀下来的历史。

今天,虽然西班牙也是现代民主国家,但这个民主,是从弗朗哥死后的80年代开始的,至今只有30年。对于拥有200年民主思潮浸染的加泰罗尼亚,西班牙依然是一个“自闭自大”的国家,无论是文化思想,还是商贸经济,都自闭而粗鄙。这,就是加泰罗尼亚最深层的骄傲。

现在闹独立,是加泰人感觉被轻慢被忽视了。闹独立,是加泰人体现文化优越感的自嗨。

 

 

 

[编辑:仇迎龙]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