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经济越狱,拉霍伊新政府有个特朗普

2016年11月11日 10:34 来源:欧华报


/

提要: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西班牙政客忧心忡忡,西班牙企业家心里暗爽,老百姓们则在社交网络上玩着各种文字游戏。无论是无底线最终自己打脸的美国媒体,还是盲目跟风的西班牙媒体,依然都将“民粹主义”“保护主义”的标签贴给特朗普,继续渲染特朗普毁灭经济合作论,仿佛特朗普一上台,西班牙就立马成为美国经济强暴的对象。但是,大家别忘了,特朗普首先是商人,其次才是政客。企业家管理国家,未必是件坏事。而在西班牙,拉霍伊的新政府里,也暗藏了一个特朗普。

特朗普的胜利,有人说是民粹主义的胜利,是利用了广大民众对社会现状的不满,导致选民最终宁愿选择一个“疯子”,也不要选择一个只会作承诺的“骗子”。对于“疯子”的胜利,社交网络上是充满期待,但主流媒体和政客们则对这个结果表示“担忧”和“焦虑”。

拉霍伊首相礼节性地致电问候,我们能党(Unidos Podemos)党魁则讽刺说:美国人把前途交给了一个不靠谱的人。

明目张胆对特朗普表示支持的是俄国普京总统。按理说,美国民粹主义盛行,全球唯美国利益至上,美国的死对头俄罗斯日子会更不好过,普京为什么会高兴?因为相比善于打美式太极的希拉里,普京更喜欢美式少林拳的特朗普。希拉里是政客,政客所追求的政治目的是无法量化的;特朗普是商人,商人的一切着眼点是利益和共赢;对普京而言,只要有共同利益点,特朗普不会对任何人关闭谈判的大门。而希拉里呢?会因为各种“莫须有”的理由挑三拣四。

治大国如烹小鲜,用管理跨国财团的思维和方法,来管理一个国家,是否会水土不服?

商人和政客的主要区别在于:成功商人必须玩规则与股掌之间而不破坏规则;政客呢,则是想着如何改变和制定规则。说易行难,出台一套规则并不难,难的是在不改变规则的前提下求得生存和发展,政客仰仗权力平台,商人凭借运作能力。没有了权力平台的希拉里,她只能胸有大志。空叹生不逢时;而特朗普,即便竞选失败,仍然有能力通过他的商业帝国影响和改变这个世界。

为了赢得选举,什么话都是敢说的。合着我们能党(Unidos Podemos)的小辫子不也为了拉选票信口开河、大言不惭吗?现在拉霍伊上台组建政府,没他什么事情了,他手里拽着的那张画着大饼的纸,一文不值!

有人担心特朗普的民粹主义,会破坏一系列区域性互惠合作贸易条款。这种行为,对于一个商人来讲,无疑是杀鸡取卵。商人善于利用规则,但不会破坏和改变规则。从这点上讲,口无遮拦的特朗普,能够缔造出强大的商业帝国,绝对不是通过破坏规则得来的。因此民粹主义也好,保护主义也罢,这都是政客招揽选票的说辞,和商人的气质完全不符。成功的商人,都带有明显的扩张性。大家热衷挂在嘴边的全球一体化,就是全球商业化扩张的结果。一个政客可能不会在乎全球商业化利益,但一个商人,对 “商业利益”和 “商业机会”是最为敏感的。

同样是一个面临倒闭要裁员的工厂,政客的措施是:为了避免引起民怨,宁愿政府出钱养着这个机制坏死的企业,让企业在政府补贴的福尔马林中,百年不腐,求得面子上的光彩。商人应该是:裁员,对企业进行结构性调整,激活企业生产力,待企业恢复生机后,再把辞退的工人请回来。

因此西班牙政府对特朗普的经济担忧,显然是给自己找台阶,借助热点在电视上刷刷存在感。懂经济的人担纲执政,越来越成为主流国家的政治趋势。所谓的政客,只知如何根据普罗大众的喜好画大饼,比如西班牙的政治笑话我们能党(Unidos Podemos),而商人和经济学家,则清清楚楚地知道如何让普罗大众都有饼吃。

去年上任的意大利首相是经济学家,刚上台的特朗普是精明商人,拉霍伊刚组建的政府中,也重用了两名经济牛人。经济工业部长金多斯,是西班牙人公认的经济学大师,对西班牙经济的调控和政策走向非常有把握。在上一任政府中,金多斯掌管的是经济部,这一任,掌管着经济工业部。

而原来的能源旅游工业部更改为能源旅游数码部(Ministro de Energía, Turismo y Agenda Digital)。这个Agenda Digital数码部门到底是干嘛的呢?顾名思义,就是大力推动西班牙社会数字化进程的。出任这个能源旅游数码部的部长叫álvaro Nadal, 今年46岁之前是首相府经济办公室的办公室主任,西班牙法学学士、经济学硕士,美国哈佛大学国际经济和工业管理博士。

推动西班牙社会的数字化进程,在拉霍伊2012年刚上任不久就提出了,在2013年第一季度的一次部长会议上,正式提出了西班牙数字化进程(Agenda Digital Espanola),这一计划要通过电子化、数字化公共部门的管理系统,提高西班牙整个社会的网络应用能力,推动数字化创新项目,提高西班牙数码智能化水平。

相信大家也感受到这两年,原来窗口和电话预约取消了,全部改成了网络预约。

政府非常清楚,云存储和大数据是未来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在政府的数字化宏伟计划中,到2020年,云端数码商务的经济产业将达到9570亿欧元,就业人数380万。而以大数据智能计算为基础的智能城市管理消费系统,将满足整个社会70%的消费需求。

讽刺的是,作为数码部部长竟然没有Twitter。最近才用@NadalEconomia注册了一个账号。

Alvaro Nadal 出任能源、旅游和数码部长,许多大企业是不快乐的,尤其是Ibex35的上市企业。

拉霍伊上一个任期“决绝”的紧缩政策,大幅度缩减了诸多行业的发展补贴,还一刀砍掉了西班牙新能源发展项目,让之前鱼贯跟风而入的新能源企业自负盈亏,政府不再补贴。这些决策,就是从Alvaro Nadal的办公室里出来的。

不少企业寡头曾多次拜访首相府,与Alvaro Nadal的经济决策办公室进行磋商,Alvaro Nadal的态度是:政府没钱!来这里哭穷是没有用的!经济危机的恶果必须所有人一起承担!拉霍伊在6月26日人民党总部曾发表过一次意味深长的演讲,拉霍伊说:我们捍卫的是所有西班牙人的利益,我们没有屈服与强权与压力,没有因为小部分人而改弦更张!

一直以来,人民党都与大企业家过往甚密,但自从人民党“司库”巴塞纳的账本公布,将人民党一些高管和大企业之间的勾当曝光之后,人民党就像全身长满了贪腐脓疮的老人,似乎也走到了尽头。这个时候,非刮骨去毒不能自救。人民党内部开始冷处理与大企业的关系,出重手削减预算,其中就包括了大企业主的既得利益。

Nadal对于萨帕特罗政府拿钱直接补贴西班牙能源产业发展做法一直持否定态度。通过政府贴现来发展能源行业,就像是迪厅嗑药,能带来一时的兴奋,却解决不了主要问题:能源企业的生产力和国际竞争力。在Nadal看来,西班牙能源产业日趋垄断,真正的症结不是鼓励企业大规模兴建新能源电站,而是帮助能源企业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最终实现降低电价和能源消费最终价格,提高西班牙新能源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Nada能如此做,也是因为他的哥哥Alberto就是西班牙能源国务秘书,兄弟两联手整改西班牙能源市场,其中就包括削弱Repsol对能源市场的影响力,分流Repsol的市场份额。

特朗普入住白宫,会减弱“政治”对全球商贸的影响;拉霍伊重用经济学家,也是肃清阻碍经济发展的政治因素。全球经济格局已经改变,经济产业格局也已经改变,早年大家所熟悉的政府干预模式,正在成为一种过时且会阻碍市场经济发展的羁绊。专家当家,让经济回归至市场,让商贸还原成买卖,西班牙和美国一样,正在历经一个改变旧有政治对新经济发展制约的尬尴局面。

美国的新总统特朗普和西班牙的能源旅游数码部部长,都在努力帮助经济从旧政治的监牢中越狱!这,值得高兴!

[编辑:仇迎龙]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