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佛朗哥那笔老账该怎么算?

2016年12月05日 11:33 来源:洪圭


/

佛朗哥的塑像必须拆除,与佛朗哥有关的命名必须更改,从佛朗哥时代传承至今设置于政府部门和公立学校的天主教十字架必须挪走,……政府加快步伐实施一年前通过的“记住历史法”,要与30多年前的独裁统治做一了断。

有赞成的,也有公然抵制的。70年前的内战以及长达36年的佛朗哥独裁,像挥之不去的幽魂,再次强劲地在搅动时局。为内战牺牲者处理善后,法官立案侦查,议会党争不休,刑法最高当局介入,联合国人权组织表态,……事件迭起,人心不安。

历史遗案

上世纪30年代,西班牙政权易手,社会动荡,民众对立,过激行动以至暴力冲突蔓延全国,叛军策动政变,外国深度介入内战,独裁者长期实行铁腕白色恐怖,……因政治原因死亡者无数。佛朗哥死后30多年,社会表面趋于平静,但划分出“两个西班牙”的裂痕并未在人们心灵上根本抹除。凡事涉及政治,左右阵营依然剑拔弩张,严重对峙。极右势力年年聚会纪念佛朗哥逝世,激进左派主张清算旧帐,毁墓鞭尸,社会深处的政治对抗可见一斑。

那场惨烈的内战,佛朗哥政变部队和意大利德国的法西斯纳粹是赢家;社会党、共产党以及其他左翼力量的共和军,还有协助他们作战的苏俄军方和共产国际派出的3万多国际纵队战斗人员,是输家。胜利一方,包括伤亡者和家属,获得荣誉和厚待;战败者遭到严酷的报复加镇压,至少有20万人受到处决、苦役和监禁,单是送到马德里近郊开凿山洞建造大教堂(其顶端大十字架为世界之最)的政治犯就达15万人之众。受牵连和受镇压的家属数量更多,他们长期生活在噤声的恐怖之中,积怨极深。

后佛朗哥时代的过度政府发布大赦令,撤销1977年10月以前所有的政治追究,旧账一笔带过,问题不了了之。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民主体制尚不稳固,社会转型举步艰难,西班牙也有“顾全大局”和“不争论”,事情得到了暂时的容忍。

宪政制度要落实,人权要普及,民众中依然有冤要申。历史遗案已经了结,还是创伤尚未愈合?各方的观点显然不同。

追究刑责

北部莱昂省的居民Emilio Silva,其祖父1936年被佛朗哥长枪党徒枪决,尸体和其他遇害者一起埋在野外的大坑。为了祖母身后能与祖父同墓合葬,他挖开大坑,找到遗骨,并获得政府的平反抚恤。此事发生在2000年,影响巨大。别的遇害者家属也走出恐惧,纷纷行动,各地自发组建了恢复历史记忆协会,数年来已在近200处的群体埋葬坑里挖掘出内战和佛朗哥统治时期惨遭杀害的4000多人的尸体。挖出遇难者遗体的第一人Silva先生现任全国恢复历史记忆协会主席,这个民间组织强烈要求政府清查历史冤案,给与责任人以法律严惩,获得西班牙国内外的热切呼应和大力支持,其中包括西班牙著名刑事法官Garzón以及联合国人权组织和国际大赦组织。

Garzón法官曾下令拘押智利独裁者皮诺切和审理阿根廷前军事独裁政权,他主动请缨调查佛朗哥统治下的反人类罪行,下令开挖19处群体埋葬的墓地,提议废除阻碍开展调查工作的1977年大赦法,准备追究佛朗哥本人以及犯罪活动参与者的罪责。他预感上级将以职权范围为由阻止其参与(事态的发展果真如此)而不得不退出活动,但坚持认为“事实就是事实”,“对以国家名义犯下的反人类罪不能无动于衷”。

30年前西班牙的民主过渡回避讨伐佛朗哥独裁政权。对此,政界以及民众依然意见分歧。

政府政策

工人社会党是30年代执掌共和政权的主力,深受内战和独裁统治的伤害,萨帕特罗首相本人的祖父也是战后遭到枪决的共和派军人。该党2004年再次执政,逐渐强化了对历史问题的关注。执政前的竞选纲领称,将重视研究内战和佛朗哥独裁时期的历史。2004年9月建立了一个部际工作小组,为内战牺牲者家属进行“精神和法律平反”。2006年被定名为“记住历史年”。2007年底,赶在政府换届之前完成“记住历史法”的立法工作。

政府对立法进行了解释,说此法应“相当一部分公民长期的诉求”而立,完全“出于人道目的”,为了关心受害者家属,为了“早日愈合历史的创伤”。迄今为止,已查证和平反了11万4000多宗在内战和佛朗哥独裁时期遭受迫害致死或失踪的事件,待查的失踪案件尚有约3万5000宗。政府近期颁布政令,加快步伐进行帮助家属挖掘墓地、确认受害人、落实赔偿金额、汇集资料建立国家级研究中心、消除佛朗哥统治标记等方面的工作。

是否对历史问题进行刑事追究,政府表现谨慎。处置郊外大十字架下山洞大教堂佛朗哥墓穴,是极有争议的问题。政府将该地定为“宗教活动场所”,现场禁止政治活动,实际上就是维持墓穴现状。首相表示“佛朗哥已经受到历史的审判”,第一副首相说“历史是史学家的事”。政府的表态引起不满,国际组织批评西班牙政府对外提倡民主,在本国却害怕揭露独裁统治的反人类罪。民间组织抱怨政府“躲在二线”,不敢主动主持平反,不敢“追究罪犯的刑事责任”。但是副首相也说了“法官的事该由法官去做”,其实没有否定——甚至是支持——追究刑责的呼声,也暗含对司法当局阻碍调查的指责。

保守派反对就历史问题立法,指责执政党“利用坟墓做宣传”。右翼舆论强烈批评政府在“撕裂历史的疮疤”,意在“夺取内战中未能达到的胜利”。政府认为这些都是“人为的争论”,没有予以理会。

呼吁和谐

这笔历史老帐似了未了。外国直接介入,内战打成了一场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谁压倒谁的国际恶斗,双方互相杀戮,互相镇压,没有人弄得清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有识之士普遍认为,尊重亲属,告慰亡灵,有益于社会的和谐;以偏概全,追查刑责,必将导致社会分裂。美国的西班牙近现代史专家Stanley G.Payne教授著文称:只为内战的一方翻案,牺牲者会成为圣人;另一方必然也将追究罪责,继而可以再把圣人定罪为杀人犯。冤冤相报,何日能了?

内战期间,左翼“红色恐怖”施虐,天主教会蒙受巨大牺牲,计有13名主教、4000多名神父和7000多名信众遇害。教会与独裁统治曾关系暧昧,但近30多年为社会和解作了不懈努力。现今,社会气氛凝重,情绪对立再起,主教会议主席Rouco Valera近日特地引述西班牙教会1999年总结本国20世纪经验的结论:“冲突和对峙给社会和谐让路”是西班牙上个世纪“留给后人的最佳财富”。这位枢机主教呼吁各方“和解和原谅”,强调“不能向年轻一代灌输旧仇”,并且不无所指地提出告诫:“有的时候,忘却不是愚昧或胆却,而是肩负重任和胸怀大志的需要”,惟有如此,才能“真正而健康地纯洁对历史的记忆”。

教会清楚看到佛朗哥的历史欠账是赖不掉的,同时也担心翻案的事做得过头。有人说教会的进言是忠言逆耳,另一些人说是居心叵测。政府嘴上不说,心里比谁都明白,教会在提醒,必须适可而止,见好就收。然而,“适”和“好”该定格在哪个节骨眼上才能“止”和“收”呢?

[编辑:仇迎龙]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