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2016,西班牙政治犹如宫斗剧

2016年12月23日 06:53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 2016年,西班牙政客用了几乎一年的时间,完成2015年最后俩月本该完成的事情——这效率,还真忒么板鸭风!对于西班牙政坛来说,2016年应该被载进“史册”,多少个“第一次”在这一年奇葩地发生,本已毁三观到极限的政局,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着我们的想象力。

  欧洲动荡,政局不稳,极左或极右黑马政党挑战着欧洲各国的政治秩序。2016这一年,西班牙的政治闹了一个空前可能也会绝后的笑话,所幸最终涉险过关。在这承前启后的年关,如果用一句词来总结2016年的西班牙政坛,那就是:  擦屁股!

  2015年9月27日加泰罗尼亚大区地方议会大选,虽然主张独立的政党获得了大多数议席,却没有一个政党获得绝大多数,独立联盟党必须笼络CUP党的选票。但是,由于独立联盟的政治立场是希望“招安”,而CUP党则是坚持“造反”,两党无法达成一致,都在等待西班牙首相大选结果,以便根据新国家领导人对加泰的态度来“讨价还价”。在那个时候,时任首相拉霍伊是坚决反对独立公投,甚至拒绝就此问题进行任何形式的对话。社工党的桑切斯则表示一切都可以谈。而政治黑马我们能党则直接无底线地“所有人民都有选择独立公投的权利”。

  只是,不仅加泰罗尼亚政客没能等到西班牙首相大选的结果,西班牙民众在2016年几乎一整年里,都在观望:到底是高富帅上台,还是老奸诈上台。

  加泰罗尼亚大区政府大选和西班牙政府大选交织在一起。竞选中央政府的我们能党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在加泰罗尼亚和巴斯克地区狂捞选票。但加泰罗尼亚政客们,最盼望的结果却是在社工党的桑切斯和人民党的拉霍伊之间出一个结果。如果是拉霍伊连任,加泰罗尼亚的政客们只能破釜沉舟,或者说,只能一头撞死在南墙。

  等了半年,要独立的CUP党等不及了。1月3日,加泰罗尼亚主张独立的CUP党进行了全党第二轮投票,投票结果是:不支持“独立态度不坚决”“只想着被招安”的马斯(Artur Mas)连任加泰大区主席!

  在得知CUP党的票选结果之后,马斯领导的独立联盟立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态度鲜明的表示:独立联盟有且只有一个主席候选人——Artur Mas!

  话虽硬气,但还是残酷不过现实。

  一周之后,1月9日晚上,前任大区主席马斯突然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自己将不再作为大区主席候选人,新的主席候选人是:卡拉斯•布伊赫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

  在谈判进入死局的情况下,马斯最终选择了妥协!

  只有竞选关键人物妥协,才可以打破政治上的僵局。没有马斯的妥协,加泰罗尼亚大区政府的选举,估计也会和中央政府一样,怀胎12个月最终还得剖腹产。

  新加泰罗尼亚主席爆冷选出来,1月12日,国王菲利普六世签署了新大区主席的任命书,却拒绝接见布伊赫德蒙特,也没有发表任何恭贺讲话。根据惯例,国王在任命了加泰罗尼亚大区主席之后,都会安排接见,并公开致辞,对卸任主席在几年内的努力表示感谢! 

  加泰媒体对于新国王耍性子的表现非常不满意。加泰与王室早就撕破了脸,新国王也不用装,费利佩六世就是在表态:你们加泰罗尼亚够了!

  不管国王是否接见,任命书国王是依法签署了。加泰罗尼亚新组建的政府制定了一个18个月“建国计划”!并决定在2017年进行公投!

  不管最终是否可以公投,“闹独立”是加泰政客的一项日常工作,就像工会的职能就是组织各种罢工狂欢一样。

  加泰新政府在1月份选出来,翻开了政治新篇章。西班牙政治热点,开始转向难产的首相选举。

  2016年,西班牙第一次出现新民主时期首相选举两选落空的局面,第一次国王任命不是得票最多的政党领袖组建政府,第一次左右两派支离破碎无法合作。

  社工党和人民党角力,是西班牙政治的基本格局。但由于时代变革,后晋两大黑马政党:一脱成名对穿内裤零容忍,对贪污也零容忍的“市民党”;还有你喜欢听什么我就许诺什么的“我们能党”。尤其是巧舌如簧画个大饼就以为自己是顶级名厨的我们能党,先是打破了两党轮流执政的政治平衡,又以“支持民众独立公投意愿”为核心,把自己与左派社工党对立起来。

  人民党因为紧缩政策,大幅削减福利,背着一身的民(粪)愤抬不起头。历史上,但凡遇到这种情况,社工党就可以乘机上台,可惜是新时代,社工党的票选被深谙忽悠之道的我们能党分流,也无法上台。

  2月2日,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六世任命社会党的领袖高富帅桑切斯组建新一届政府。社会党高富帅领导人当年临危受命,得到党内势力最大的地方元老安达卢西亚大区主席苏珊娜·迪亚兹(Susana D iaz)的支持。

  力挺桑切斯的地方大佬苏珊娜,最大的算盘是将桑切斯变成自己的政治傀儡。只是苏珊娜没有想到,态度中立的桑切斯并没有预料之中的那样听话。桑切斯在获得了党内其他大佬的支持之后,开始脱离娜姐的护翼。凭借着对拉霍伊“NO ES NO”的坚决态度,一直走到了2016年年底。社工党大佬娜姐死憋着一口气,在桑切斯组阁不成,第三次大选又票数惨淡之际,总算找到了报仇的机会:联合党内地方大佬,胁迫桑切斯下台!

  11月,社工党执委会17名委员集体辞职,抗议桑切斯“不顾全大局,坚决抵制拉霍伊”的主张,公开对抗桑切斯。一直站在人民党对立面的社工党,为了遏制我们能党的势力,选择放弃传统立场,与人民党“合作”。这与桑切斯一直坚持的“NO ES NO”的主张背道而驰。为了不自己打脸,桑切斯最终辞去了国会议员,就为了避免投出“弃权票”。

  一向以“团结”著称的社工党,在年终也闹得内讧不断,搞得鸡飞狗跳。桑切斯下台,成全了人民党。社工党在第三次第二轮投票中,选择了弃权,拉霍伊以相对多数上台组阁。

  桑切斯的离开,留下一地的悲伤,而人民党猝死一名大员,则是一个大大的悲剧。

  11月,人民党瓦伦西亚主席丽塔在酒店猝死。这个风风火火雄踞瓦伦西亚20多年的女政客,应该不会想到自己王熙凤一般的命运。

  1月26日,近百名西班牙国家警卫队警员突然包围了瓦伦西亚、阿里坎特和Castellón三个城市的政府和有关机构等33个办公地点,将24名重要涉案官员拘留,并传唤审讯了另外29人,冻结了252个银行账户。这个代号为“TAULA”的大规模反腐行动,针对的就是瓦伦西亚政府前大区主席丽塔•巴贝拉(Rita Barberá)以及瓦伦西亚大区议会主席阿丰索•罗斯(Alfonso Rus)。

  瓦伦西亚人民党支部几乎全军覆灭。人民党内部利用这个契机,发起了对首相拉霍伊的倒戈运动,幕后的策反头目是:外交部长José Manuel García-Margallo。外交部长和财政部长不和,已经是路人皆知的事情。脾气暴躁的外交部长,向来是我行我素。

  隐忍的加利西亚人拉霍伊老爷爷,以沉默躲过了这一劫,在整整一年中,拉霍伊作为留守首相,没有实权,得平复党内腐败的风波,防御党内策反的攻击,心理素质无比强大。

  在拉霍伊最终连任成功之后,外交部长必须在部长人选之外,拉霍伊启用新人,清洗了党内某些特别露骨的反对分子。“新生”的拉霍伊政府,将继续延续欧盟的减缩政策。

  西班牙政局走到今天,催化剂是我们能党。我们能党从风头无二,到现在被社工党和人民党联合压制,是老牌政党对现实的一次妥协。在“求变”的社会集体意识中,西班牙的政治也在寻求各种“改革”和“变化”。

  6月23日,英国脱欧公投,结果是脱离欧盟。对欧盟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对英国人来说,是一场始料未及的民主狂欢。问题是,英国极端左派政党显然是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个结果,造势竞选时大言不惭,现在要兑现承诺,就开始环顾左右而言他了。英国极左政党前后不一的表态,给西班牙人提了个醒:极端左派是个大忽悠,竞选承诺是一套,真要兑现的时候,又是另一幅嘴脸。被我们能党这类屌丝党控制的马德里市政府和巴塞罗那市政府在近半年来也窘态百出,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认识到,我们能这样的政党,是来搅局的,一旦上台,只会把地方政治搞得鸡飞狗跳,只会把地方经济搞得一落千丈。

  历史螺旋上升,混乱和安定总是交替出现。西班牙人在2016年选择了相对保守的人民党,遏制了极左势力的扩张。至少,在未来两年里,不需要太关注政党的博弈了。2017年,西班牙的政治重心,应该是两千年前中国汉朝初期的休养生息无为而治吧?

[编辑:仇迎龙]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