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金融寡头为啥抛弃操纵西班牙政治?

2017年03月10日 10:22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梁


/

  阅读提示:在这个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社会结构中,真正控制着社会资源的,不是政府,而是金融寡头商业大鳄们。这些寡头大鳄,在西语里被称为Lobby。他们制定行业规则,左右政府政策,总是能够享有社会上最优质的资源,趋势和潮流由他们创造和设定。这些强大的经济势力,可以是一个家族,一个财团,也可以是个人。当西班牙寡头开始抽离西班牙政治时,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财团寡头巨鳄,是我们视线之外社会资源的真正控制者,他们与我们视线之内的政府机构,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立关系。政府机构希望通过政策法令,对社会资源进行调控,一方面遏制寡头的势力,给小鱼小虾更多的生存空间,一方面又需要与寡头们协调,借助他们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影响力顺利推进政策。

  美国的资本巨头联合起来,成立了美联储,利用这个“政府背景”的机构,制定有利于自己财团发展的行业规则和国家政策。美联储发明了现代借贷信用体系,而这个体系本身,就是一个惊天骗局,只是时至今日,我们已经适应了这个骗局之下的游戏规则。

  美联储自己给自己存了一笔钱,然后获得这笔钱十倍数额的放贷资格。如果这笔钱是等值一亿美金的黄金,那美联储就拥有了十亿美金的放贷资格,换句话说,他们一夜之间就多了9亿美金。他们拿着这虚拟出来的9亿美金向商业银行放贷,商业银行也故技重施,储户每次向银行存入1美元现金,银行就拥有10美元的放贷资格。只要银行储户不同时到银行去挤兑现金,就没有人会知道,其实银行可以用于支付的现金只有十分之一。当银行卡、信用卡、数字银行、网络转账等系统发明出来之后,财富就变为一个银行系统里的数字。于是,整个社会就在这种假定虚拟的货币体系中发展起来。美联储最早存入的一亿美金,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银行储备金”,经济危机期间,欧洲央行要求西班牙各家银行增加银行储备金,就是为了保证银行的放贷能力。

  在这个资本被操纵放大的经济社会,银行该存多少储备金,放贷能力是储备金的几倍?国家该印刷多少货币来平衡物价和通货膨胀?增加多少税赋可以抑制房地产的发展?进行多少补贴可以刺激能源产业的投资?这些,都是“人为”的!只要是“人为”的,就存在一系列的经济利益集团,政府只是在这些经济利益集团影响下的执行者和秩序维护者。

  二战后很长一段时间,几乎都是几个大财团决定着世界的格局,直到全球一体化成为常态,全球资源重组,给国际性政府组织一个翻身的机会。欧盟成立,欧洲央行开始对欧洲各国进行监管,西班牙商业银行的自主力受到限制,西班牙国内的财团势力对经济政策的影响力被大幅削弱。

  西班牙的比塞塔被欧元取代,不再拥有货币自主权,西班牙既得利益财团,是不太愿意加入欧盟的。因为财团寡头得通过西班牙政府到欧盟去争取利益,这个难度比较大。于是,西班牙的寡头势力,就被局限在国内小范围的经济方针、行业鼓励补贴政策之中。

  加入欧盟之后,为了救助西班牙这个后进小兄弟,补贴了西班牙大量的资金!西班牙的铁道建设和高速列车,超过一半的钱都是欧盟掏的。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西班牙寡头的潜在势力分布。以马德里为中心,高速列车AVE几乎覆盖所有城市,但是巴塞罗那作为西班牙第二大城市,除了和马德里有开通AVE,和瓦伦西亚,和巴斯克地区都还只是普通列车!连Extremadura都有AVE了,为啥链接巴塞罗那和瓦伦西亚两个重大港口城市还没有AVE?

  每个国家都有能够左右政府政策的利益集团,但寡头政治在每个国家的影响力和干预政治的模式却不尽相同。俄罗斯、韩国和印度尼西亚的国家发展,和经济寡头的利益增长是同步的,这些国家的政府部门与寡头们结盟,像一个追逐利润的公司那样去管理一个国家。当捆绑在一起的政客和寡头为了追逐更大经济利益铤而走险却最终功亏一篑时,买单的永远是政府。比如西班牙Bankia银行,大量坏账被政府吃进,一个“资本部分国有化”解决了一切问题,最终,Bankia的前主席Rato也没有逃脱重大经济贪污的指控。

  为什么马德里的政客会那么热衷于公共部门私有化?

  为什么加泰罗尼亚的执政党嘴上喊着要“独立”行动上却畏畏缩缩?

  为什么在我们能党不可一世的时候,社工党要放下尊严屈从人民党?

  在酒店猝死的瓦伦西亚女市长丽塔,为什么能够在位24年?

  西班牙特殊的政党结构,不能说所有的政治行为后面都存在经济利益,但经济利益却是国家各类政策的主要驱动力。政府制定政策表面上是说为了国家经济利益,但国家经济利益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每个企业,每个实体,最受益的自然是这些商贾寡头们。

  经济危机近10年,西班牙出现了一大批百万富翁,也成就了一大批行业领军企业。危机一开始,寡头们通常就能首先获得政府的特别照顾:一笔贴心的减税,国家的救援技术,政府吃下坏账等等。

  “经济危机”只是普通老百姓和中小企业的“危机”,对于拥有行业影响力的企业,就是一次名正言顺的“巧取豪夺”。

  欧盟有一份对欧盟成员国寡头企业的名册,有11231个对政治有强大影响力的经济财团企业和个人进行了备案。但是,在这份寡头名册上只有几家西班牙纳税大户,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寡头!

  为啥会这样?是西班牙没有对政治有强大影响力的财团寡头吗?

  必须不是!

  欧盟已经对西班牙多次发出号召,要求西班牙政府提交一份关于西班牙国内有操控影响政治能力的财团企业和个人的名单,以方便有关部门进行监管。但西班牙在这个问题上一直闪烁其词,永远拿不出一份有用的名单。

  目前欧盟持有的数据全部来自西班牙“全国市场竞争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也只有389个成员企业登记在册。所谓的登记,只是简单的记录了企业的基本信息,对企业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完全没有相关内容。最近一次更新,是由Repsol、Endesa等西班牙能源企业发起的“西班牙能源开发协会”。

  拿行业协会来充当寡头,还能更敷衍一点吗?

  美国政策总是与华尔街的态度一致,华尔街的兴衰直接“等同”于美国经济的兴衰。这种“等同”的集体观念,就是华尔街金融巨头对美国政治渗透的结果。

  在西班牙,金融寡头对政治的影响和干预,并不像美国那样走在明处。西班牙各个领域都有龙头企业,金融证券领域的势力也不可小觑,却没有华尔街那样对世界经济翻云覆雨的力量。于是,西班牙的寡头具有更鲜明的行业特性。

  美国金融寡头的形成,是通过自己在金融领域的影响力,来“要挟”政府,与政府高官合作,最终达到“挟持”政策的目的。而西班牙的财团寡头,多是通过任命退居一线的前首相、前部长,利用政客的关系和影响力,来获取政治利益。这种模式,对国家政策的影响力,并不大。尤其是接二连三爆出来的官商勾结大案,连Rato这样的前部长Bankia前主席都未能幸免于难!这说明,西班牙的政治组织和经济集团之间,出现了空隙和隔阂。这种政治与经济的隔阂,表面上看,是社会民主的进步,实际上,却是经济势力的抽离。

  当掌握着经济资源的人开始漠视和抽离政治,任凭马德里骆驼女市长和巴塞女市长这些逆经济利益而为的政策出台,只可能出现两种情况:财团们正在从西班牙撤离,已经无所谓西班牙的发展前景;第二种可能则是西班牙的政治进入到无根的漂浮动荡阶段,不值得财团对政治进行任何投资。

  比较明显的例子是加泰罗尼亚。当加泰独立进程影响政治的稳定,导致投资者对加泰投资信心下降,于是,各大财团将自己的发展重心从加泰转移出去。

  曾经萨帕特罗政府大力扶持能源产业,成就了现在的Repsol、Gomesa、Endesa等一批能源企业。拉霍伊一刀切取消所有能源补贴的做法,国内外能源企业默默地卷起铺盖远走他乡。

  2016年,西班牙大半年选不出一个正式政府,财团们冷眼看几个政客在大选的舞台上闹得鸡飞狗跳却不出手相救。财团对大选的淡漠,是因为他们有更大的欧洲市场和政治避险港口,财团们早已知道如何规避动荡政局带来的负面影响,正因为如此,西班牙经济在动荡的局势下依然保持增长势头。

  人类社会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有了政治和宗教法律,只有当经济与政治合拍时,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才可能高速发展,比如美国。而当西班牙的经济势力遗弃政治集团时,西班牙的政治层级是否已经病入膏肓?

[编辑:页丛槿]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