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近年来的西班牙电影(组图)

2017年08月16日 05:23 来源:光明日报


/

 

 

  西班牙电影一直令人关注,电影大师布努埃尔、绍拉、阿尔莫多瓦的一些作品蜚声国际。90年代出现的新生代电影导演拍摄的一批精品也长久存在于观众的脑海里。进入新世纪后,由于西班牙经济的滑坡,导致拍摄本土影片缺乏经费,市场萎缩,好莱坞电影一直霸占着电影市场。令人欣慰的是,在西班牙电影人不懈的努力下,在政府及电视网络的支持下,一些本土影片再次受到青睐。特别是近几年,有些影片赢得了高票房,激起了电影人的创作激情。

  新世纪的西班牙电影所表现的题材比较广泛,涉及的内容较为丰富,爱情、家庭、犯罪、成年人及儿童的心理问题等都是比较热门的主题。比如在刚刚闭幕的西班牙最重要的“戈雅”电影节中,《怪物来看我》(2016,另译为《怪物的召唤》)摘取了包括最佳导演在内的九项奖。这部感人的影片是2016年西班牙的票房冠军,由西班牙和美国合拍,改编自同名畅销小说。导演胡安·安·巴尤纳(Juan Antonio Bayona)在2007年拍摄的《孤儿院》曾是当年的票房冠军,影片得到了观众和批评家的好评。这部魔幻影片《怪物来看我》描写了12岁的小男孩在父母离异、年轻的母亲患有癌症的情况下,在一个树怪物的帮助下,勇敢地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和阴影,承担起家庭的担子。

艾丽丝·门罗

     同样描写童年生活的《黑面包》(2011)则表现了西班牙内战后独裁统治带给儿童的创伤。20世纪西班牙电影人曾拍摄了不少这类题材的影片,近年来虽然这类题材的影片在数量上比过去有所减少,但由于表现手法上的精雕细琢,使其更具有震撼力。获得西班牙九项戈雅奖的《黑面包》以一个杀人事件作为核心,以孩子的目光来表现内战后40年代压抑的政治环境和人性的扭曲。在表现手法上,以正剧为基础,但添加了惊险,犯罪等元素,使影片具有更强的感染力。这一类题材的影片还有:亚雷克斯·德拉·伊格莱西亚(Alex de la Iglesia)的《伤心小号曲》(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编剧和最佳导演奖),《橘味蜂蜜》,《无知无觉》,《潘神的迷宫》等。这些影片多视角的描写不仅具有深刻的内涵,也赢得了较高的票房。

电影《西班牙情事》剧照

90年代新生代的电影人们仍在努力创作,他们的作品所关注的范围更加广泛。代表人物亚历杭德罗·阿梅纳瓦尔(Alejandro Amenabar)曾因编导《论文》《深海长眠》而知名,近年来他拍摄了《城市广场》《回到过去》等片。胡里奥·梅德姆(Julio Medem)因导演了《母牛》《红松鼠》《北极圈的恋人》《露西亚的情人》等别具美学风格的影片而备受关注。去年他执导的剧情片《乳腺》与他以往影片的内容及风格浑然不同,表现了年轻的女教师在失业、遭丈夫抛弃并得知患有乳腺癌后勇敢乐观地面对人生。著名影星佩内洛普·克鲁兹(Penelope Cruz)演活了这个人物,受到观众的赞赏。此外,《十五年和一日》《闭目安心》《美好的一天》等片也是上乘之作。

特别要提到的是,21世纪的电影新生力量也是不可低估的,西班牙《20分钟》报2015年11月3日刊登的文章报道,2011年上映的本土电影处女作占有34.7%,2012年为44.3%。新生代代表人卡洛斯·贝姆特编导的《美少女裙子》摘取了第62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奖。《迟到的愤怒》(2016)是一部惊险的复仇影片,获得了最佳影片“戈雅”奖。而《向日葵之夜》《距离》《深蓝近黑色》《我的死亡纪事》等影片显示出了与90年代新生代作品不同的美学风格。

新世纪的西班牙电影仍以喜剧片、警匪片、剧情片、惊悚恐怖片为主。以2014年为例,本土高票房电影的前四名就是两部喜剧和两部惊险片。票房冠军《8个巴斯克姓》(另译:《西班牙情事》)是一部风俗喜剧片,男主角是塞维利亚人,爱上了巴斯克的姑娘阿玛娅,他来到了巴斯克,由于南北方生活习惯的不同,闹出了很多笑话。爱情故事与当地的传统风俗紧密结合,呈现出典型的西班牙式的幽默。票房第二位的《埃尔尼奥》是一部打击犯罪的惊险影片,故事扣人心弦,视觉效果强烈。导演丹尼尔·蒙松(Daniel Monson)曾因执导反映社会问题的《211牢房》而闻名。《最小的岛》(又译:《沼泽地》)虽然是一部警探片,但有别于常规警探片的风格和手法,突出了西班牙在向民主过渡时的1980年的氛围,刻画了不同政见的两个警探之间的较量。本片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十项“戈雅”奖。

去年上映的《上帝原谅我们》表现了2011年教皇访问马德里前夕两名侦探追捕疑似系列杀人犯的故事。近年来,西班牙出品了一些惊悚恐怖片,《鬼童院》(2001),《死亡录像》(2007),《孤儿院》(2007),《茱莉亚的眼睛》(2010),《妈妈》(2013)等影片赢得了高票房,在一定程度上活跃了西班牙的电影市场。

佩德罗·阿尔莫多瓦是西班牙电影的标志人物,他最近编导的《胡列塔》(2016)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此片是他的第20部影片,也是一部女性电影,叙述了名为胡列塔的女人在丈夫去世后,刚满18岁的女儿安迪娅逃离了家庭,胡列塔四处找她,但毫无结果。影片根据加拿大女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丽丝·门罗的短篇小说集《逃离》中的《机缘》《匆匆》《沉寂》三篇关联的短篇小说改编。

影片的开始胡列塔已经步入中年,他与男友罗伦索准备第二天去葡萄牙,在去超市的途中,偶遇女儿安迪娅的好友,她告诉胡列塔在马德里遇到了安迪娅,安已经有了三个孩子,生活在瑞士。已经10多年没有女儿消息的胡列塔极为震惊,昏昏沉沉地返回家,决定不去葡萄牙,回到马德里寻找女儿。此时,她回忆起21岁的她在火车上的情景。当时她已经获得了古典文学硕士学位,决定离开父母去外地生活。在火车上,她结识年轻的渔夫索安,她与这个已婚男子发生了性关系。胡列塔在大学代课时,收到了索安的来信,便迅速赶到住在在海边索安的家。此时索安的妻子已经去世,胡列塔与索安一起生活,并有了女儿安迪娅。索安的意外死亡,使得母女间的距离感逐渐加深,女儿离家出走后胡列塔就再也没有女儿的音讯了。阿尔莫多瓦用镜头语言展现了女性的敏感,母女之间的不理解,母亲的痛苦及负罪感。

从以上一些影片可以看出,近些年来西班牙电影人更加重视类型片的规律,在其框架中加入现实存在的问题,诸如警察腐败,贩毒,个人创伤等焦点问题,使得影片具有多面的、立体化的展现。

[编辑:页丛槿]

友情链接 |
欧华网  |
关于欧华 加入我们 寻求报道 联系我们
总编室 E-mail:ouhuabao@ouhua.info
广告部 E-mail:publicidad@ouhua.info
合作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