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打击“非法卖淫” 卖淫女违法一并受罚 西政府关注“强迫卖淫”社会问题

2017年11月28日 09:20 来源:本报记者 凌锋


/

  阅读提示:近日,马德里市政府制定了一份旨在打击强迫卖淫和人口奴役的相关工作文件,此文件将在日后市政议会中投票表决。打击“非法卖淫”,受害人违法一并受罚。而华人卖淫团伙也再次引发政府关注和舆论谴责,华人的声誉因此受到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日前,马德里市政府负责性别与多元化政策的官员Celia Mayer向市政在野党派分发了一份旨在打击强迫卖淫和人口奴役的工作文件,以期在不久之后的市政议会中进行投票表决。根据这份文件,马德里市政府希望制定一份有关“强迫卖淫”这一社会问题的白皮书,以便社会各方能够引起足够的重视。

  在提交的工作文件中,除了指出由于“强迫卖淫”这个问题的特殊性,人们很难得到相关资料以外,更揭示了其在近年来的新变化。

  自从马德里有关非法卖淫的新法规实施以后,不仅嫖客们要受到指控,而且卖淫女们也会遭到处罚。为此,那些被奴役的卖淫女们开始由街头向民居里的地下妓院转移,而这种状况更加剧了受害者的受奴役程度。

  马德里市政府出台的这份工作文件也提到,根据联合国的资料,西班牙排在泰国和波多黎各之后,为世界第三大“买春”繁荣的国度。其中,罗马尼亚人、中国人、尼日利亚人是最常见的受害者。在马德里,大多数受害者主要来自欧盟内部,其中65%的人主要来自东欧的保加利亚、罗马尼亚、荷兰、波兰和匈牙利。在非欧盟国家的受害者中,尼日利亚人、巴西人、中国人、越南人和俄罗斯人则是最主要的。

  虽然在西班牙,以及马德里有关被奴役女子的资料中多次提到中国人是最常见的受害者之一,但有关这一人群的更详细资料却几乎没有……

若隐若现的华人“受害者”

  根据马德里市政府此次出台的工作文件,有关华人被强迫卖淫者的介绍,只是援引联合国和西班牙警方的数据,简单提及。但都把华人女子列为最常见的受害者之一。而相关具体资料则几乎为零。

  在文件中,马德里市政府介绍说,当地大多数从事卖淫的女子都在25到34岁之间,其次的年龄段是35到44岁。在这些女子中,有51%的人是被强迫卖淫的受奴役者。从妓女的国籍上看,主要是拉美、非洲、东欧和西班牙的女子。这其中并未提到中国人。

  这是怎么回事呢?

  对于马德里卖淫女子的数量,这份刚出台的工作文件介绍说,在2016年年底的时候,为19154人,而2013年这一数字为25231人。虽然人数与过去相比,出现了减少,但这并不令人乐观。因为以上的这些数字都来自马德里市政府关爱妓女街头流动车的统计。也就是说,是流动车提供过帮助的街头妓女。但现在,很多妓女都已经“退路入室”了。在这种情况下,她们就变得更加隐蔽。此外,“地下”的状态,也使妓女们很难得到社会方面的关爱和救助。

  在这方面,华人妓女由于语言和文化不同的原因,再加之她们从一开始就是在民居里的地下妓院内卖淫,所以很难进入马德里社会调查人员的视线。由此,也就更谈不上与救助人员进行接触、申请并得到帮助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马德里市政府依据关爱流动车所做出的统计资料中,就没有任何有关华人妓女的记录。

  实际上,西班牙当地社会对华人卖淫女的了解,基本上都来自警方的行动。这样就使得华人卖淫女在西班牙社会、救助人员眼中,以及马德里市政府刚出台的文件里,变得若隐若现。

  对于以上这种状况,马德里市政府负责制定这份工作报告的官员Celia Mayer表示,他们希望将来制定一份有关卖淫女子,以及人口奴役情况的白皮书。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有许多受害者是看不到的沉默者,尤其是在普遍的卖淫方式已经从街头揽客变为民居内的地下妓院。从这方面来看,有关问题的实际情况,要比政府目前所了解和掌握的,严重许多。

西警方陷入“亚洲模式”的打击困境

  对于卖淫方式的新变化,专门从事打击非法移民和贩卖人口的西班牙国家警察此前曾表示,那些被逼迫卖淫的女子都是“隐性受害者”。在这方面,近年来不断发展的“亚洲经营方式”已经成为最普遍的卖淫模式。如果说马德里有70多个交友俱乐部和色情酒吧的话,那么地下卖淫窝点则有上百个。由此,警方经常会定期在各个城区内搜集地下妓院所散布的小卡片和宣传单,并根据上面的电话号码假扮嫖客打电话,在证实为地下卖淫窝点后,会进一步调查,或是发起打击行动。但是,由于这些卖淫窝点变换地址的频率非常高,有时甚至转移到其他城市去了,而且皮条客在电话中也不会轻易告知准确的地址和楼层,因此就增加了警方的破案难度。

  由于所谓的亚洲组织卖淫模式“行之有效”,所以,在马德里打开市场后,当地其它从事强迫卖淫的黑社会组织便纷纷复制仿效这种极具隐蔽性的“操作方式”。对此,马德里警方曾介绍说:“以前只是亚洲人在普通民居内经营地下卖淫窝点,但现在很多拉美国家的人也在这样做,包括多米尼加人、巴西人、哥伦比亚人、巴拉圭人等等。 

  对于华人卖淫团伙的“亚洲模式”,负责此类案件的警方专家也曾介绍说,在马德里大区,有许多这种华人犯罪团伙所控制的住家式地下妓院。在这些居住条件如“船屋”一样的拥挤住宅中,华人卖淫女在恶劣的卫生条件下,过着悲惨的生活。而对于团伙头目来说,“谨慎”是他们在经营和发展中的黄金法则。由此,那些被奴役的华人卖淫女们只在住家和别墅中卖淫,而不会招摇地出现在街头的阳光下。有关这种状况,警方曾表示:“在马德里街头,你或许看不到那些肮脏的交易在发生着,看不到那些遭受奴役的妇女们在被迫出卖自己的身体。但是,你看不到,并不等于这一丑恶的现象不存在……”。

卖淫女不再是纯受害者 违法一样受罚

  根据马德里市政府日前所公布的工作文件,与以往所不同的是,大多数接受过流动救助站所救助的移民卖淫女,都是有合法居留的。此外,在调查中,人们也发现,有大约40%的妓女属于自愿卖淫。为此,根据马德里及其它城市的相关法规,卖淫女也是要受到处罚的。从这方面的情况来看,政府部门和执法机构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将所有的卖淫女统统视为被解救对象和纯粹的受害者。

  日前,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大区就首次出现了华人卖淫女受到处罚的案例。根据加泰大区塔拉戈纳市当地媒体日前的报道,本月初,那里的警方、国民卫队和劳工部门根据邻居们的举报,突查了塔拉戈纳市的两所住宅,打掉了两个华人“地下妓院”。与以往“解救华人卖淫女”所不同的是,在此次行动中,警方除了指控妓院的老板犯有相关罪行以外,也对华人卖淫女子进行了行政处罚。这在西班牙历史上,应该是第一次。

  据介绍,由于两个被查华人地下妓院附近的居民们不胜其扰,执法部门根据举报,于不久前突查了当地Unió和Maria Cristina大街上的两所住宅,以便查清居民们的投诉是否属实,以及住宅内相关人员所从事的活动是否合法。

  突查行动从当天下午六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间十点。警方在 Unió大街的一处居所内检查了一名负责人和两名雇员,她们都是四十多岁左右,全部为中国人,并有合法居留。警方现在指控她们涉嫌违反行政、卫生管理法规,以及其它违法违纪的行为。

  在Maria Cristina大街的一处住宅内,警方检查了一名负责人和三名雇员,她们都是介于30到40岁之间的中国女子,同样有合法居留。此外,警方突查时,室内还有一名西班牙嫖客。他承认在按摩的最后进行了“终极快乐”。西班牙国民卫队指控此处的华人无照经营。

  对于两处居所内的华人负责人,现在警方指控她们犯有涉嫌非法卖淫,以及侵犯劳动者权利罪。

  此外,对于两个住所内的所谓“华人雇员”,与以往警方行动中习惯性的所谓“解救”所不同的是,现在执法警察前所未有地对她们进行了行政处罚,原因是她们从事非法工作。根据有关法规,华人卖淫女在受到处罚之后,在今后居留到期时,将无法更新。除了这些以外,由于两处华人卖淫窝点内的人员在用工上,不符相关劳动条件,所以,劳工部门将对负责人和卖淫女进行相关处罚。

  一直以来,“华人卖淫团伙”始终是西班牙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在一次次“提及”中,华人的声誉也受到了很大的负面影响。由此,华人各方也应当重视这一自身所无法回避的现象,大家共同努力,采取相应的措施,共同为自己树立一个良好的形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