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2018年将面临什么考验?

2017年12月28日 07:17 来源:BBC中文网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离开驻华盛顿大使馆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离开驻华盛顿大使馆

2017年,关于社交网络的力量有多强大,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好好地上了一课。

去年,他流传最广的一条推特(Twitter)帖文——远胜他的其他推文——是在一月的一个周末发出的,当中表示欢迎难民来加拿大。

那一条被转推了41.8万次,获得76.8万个推特用户点赞,并受到传媒广泛报导。

推文发出的时间是美国对七个以穆斯林居民为主的国家实施暂时性的难民及移民入境禁制措施之后不久。

诚然,要就单一的一条的推文进行评估是困难的——有很多因素在起作用。

然而之后的几个月内,就有数以千计的难民从美国非法跨越国境进入加拿大。

@JustinTrudeau

To those fleeing persecution, terror & war, Canadians will welcome you, regardless of your faith. Diversity is our strength #WelcomeToCanada

至11月底,共有18615进入了加拿大境内,寻求庇护。

反对派政客以及其他人士指,那条被广泛传播的信息可能误导了人们,以为可以在加拿大轻易获得居留权。

到年中时,特鲁多政府对难民的欢迎已经不那么热烈了。

是的,加拿大仍然欢迎移民和难民,但是官员们开始明确澄清,寻求避难的人是有法律和程序需要依循的。

特鲁多在8月曾警告:“一个人要成功获得庇护,不是为了经济移民。”

随着他的四年任期进入后半程,接下来积压的难民申报,潜在的政治纷争,以及又一次难民潮的风险,都将是特鲁多在2018年要面对的挑战。

寻求避难者

越境进入加拿大的人数在9月下降,之后稳定地保持在每月1500至1700人。

加拿大难民理事会(Canadian Council for Refugees)总监珍妮特·丹齐(Janet Dench)表示,加拿大在过去已经成功处理过难民申报率急升的情况。

她说:“(它)不一定是一个挑战,除非政府选择让它变得棘手。”

“而不幸的是,至目前为止,他们一直没有做显而易见的事。”

她说,即使申请一直堆积,但政府仍未有增加预算,也没有提升给加拿大移民与难民委员会(Immigration and Refugee Board of Canada)和下属机构的额度,以应对需求。

“一旦你开始积压,就很难完成,”丹齐说,“当你允许这种积压越堆越重,你造成的情况就是鼓励一些不需要保护的人也去申报难民。然后,它就成为一个恶性循环、积重难返的问题。”

此外,加拿大非牟利民调机构安格斯里德研究所(Angus Reid Institute)的莎琪·科尔(Shachi Kurl)表示,下一轮难民潮还可能带来政治效应。

特鲁多在一月的推文“并不一定代表很多加拿大人的观点”。

她说,在“很多人所认为的加拿大理想价值”和“加拿大人在这个问题上的真实感受”之间,存在着一个“冲突点”。

道德压力

特鲁多的2017年在一个道德困境中结束,当中有一部分是他自己造成的。

加拿大的联邦道德专员发现,特鲁多违反了利益冲突条款,在伊斯兰教什叶派领袖阿迦汗(Aga Khan)家族的私人岛屿上多次度假,包括其中一次是2016年的圣诞假期。

今年,他告诉记者,他将会改在加拿大的洛基山区度假。

加拿大财政部长莫诺在2017年度过了一个艰难的秋季
加拿大财政部长莫诺在2017年度过了一个艰难的秋季

与此同时,特鲁多的财政部长比尔·莫诺(Bill Morneau)也身陷道德危机。

莫诺在他父亲创办的养老金管理公司当中持有2000万加元(1170万英镑)的股份,但他没有将之转入保密信托基金,此外他还为一个养老金法案提供赞助。为此,他在多个星期内形成众矢之的。

他还面临的其他问题包括被揭在法国拥有一座私人别墅。

有关他个人财富的争议,加上一次失手得很难看的小商业税改,令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安格斯里德研究所在12月中的一项民调显示,特鲁多的支持率自当选以来第一次跌到50%以下。

以一个政客来说,特鲁多的支持率仍然是高的,不过科尔表示,现在对于这位总理,人们“或许是少了一些仰慕,多了一些恼火”。

科尔说,特鲁多政府面临的麻烦主要是由比尔·莫诺那些“蠢事、棘手事和麻烦事”带来的。

今年,两个对立政党——保守党和新民主党——均选举了新领袖。

科尔说:“这一届政府进入它第一个真正的小麻烦,和一个有组织性的反对派就小商业税改进行博弈。”

随着两个竞争党派领导人站稳脚根,根据特鲁多和他的部长们一直给对手攻击的理由,那2018年将可能又是一段难熬的时光。

贸易路困难重重

至2017年末,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通过谈判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作现代化更新的乐观情绪,应该已经从后视镜中越离越远。

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右)开始与新一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右)开始与新一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加拿大商会(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会长佩兰·比提(Perrin Beatty)表示,比起8月份谈判开始的时候,他“现在要担忧得多”。

到10月,影响力巨大的加拿大商会表示,是时候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鸣响警钟”了。

这个商业游说组织表示,美国将“好几个毒药提案”放到了台面上,有可能令谈判崩溃。

比提赞扬特鲁多政府向美国的利益相关者宣传1994年贸易协定优点时所作的努力。

但是比提表示,这个贸易协定的未来“将取决于椭圆形办公室里的那个人一早醒来想的是什么,到底他是决定要发出终止的通知还是允许谈判继续”。

随着加拿大与最大贸易伙伴之间的商业关系看似变得不稳固,特鲁多政府已将注意力转向,在亚太和中国寻找新合作客户,不过这些谈判也同样时好时坏。

一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主要谈判者将齐聚蒙特利尔,进行下一轮的谈判。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