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撬动西班牙政治僵局的小希望

2018年03月30日 17:33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加泰罗尼亚前大区主席普易德蒙特在德国被捕,进入引渡回西班牙的审理程序。西班牙中央政府重新收监新推举出来的加泰政府主席候选人。西班牙中央政府似乎吃定了加泰罗尼亚,要把独立派赶尽杀绝。但这只是再重复三四年之前的历史。加泰独立势力,并未走向衰弱,但加独却给西班牙中央的政治格局带来了耐人寻味的改变。

  12月21日大区选举之后,虽然年轻保守派市民党(C‘s)成为得票率最高的政党,但几个独立党派联合起来,依然占据了加泰议会大多数。市民党短暂的一夜嗨皮之后,决定放弃组建政府的尝试,甚至连“提名新大区主席候选人”的垂死挣扎都没有!直接放弃!

  市民党这一点做得很高明。为什么?因为他们识时务。不管市民党做任何尝试,结果都是失败。当自己的“失败”摆在选民面前,选民不会理解你的难处,只会看到你失败的结果。这样,市民党的声誉必然受损。与其碰一鼻子灰,还不如好好保存着地方大选支持率第一大党的声誉。

  表面上看,市民党昙花一现,取得了一次没有任何结果的胜利。但这次胜利,却悄悄地改变了国家级政党的格局。

  市民党放弃组建加泰罗尼亚政府,加泰的舞台,依然由独立党派们折腾。

  加泰前主席普伊格蒙特外逃到比利时,前主席马斯宣布结束自己的政治生涯辞去所有职务,明哲保身。ERC共和党趁机把党内一个政治白纸多伦特(Torrent)推选成加泰罗尼亚最年轻的议会主席!

  大区议会主席选出来了。接下来就是确定政府主席候选人!

  独立党派坚持要把外逃到日比利时的普伊格蒙特作为唯一政府主席候选人。但西班牙国家法院要求,作为政府主席候选人,选举当选之后,要本人亲自来宣誓就职!虽然西班牙取消了对普伊格蒙特等五名外逃政客的国际通缉令,但国内通缉令继续有效。只要普伊格蒙特一脚踏进西班牙,就会被抓起来。普伊格蒙特决定不冒险,继续留在海外继续他的“独立事业”。

  普伊格蒙特决定不回加泰,就意味着他放弃做大区主席。加泰罗尼亚独立党派必须重新再推选一个主席候选人!

  第二名候选人是被关押在马德里监狱的“政治犯”:Jordi Sanchez。

  独立政党里几十号人,为什么非得选一个在牢里的?

  加泰独立派政党的目的很简单:你不让我选外逃的政客,那我们就选一个在牢里的。Jordi Sanchez虽然身陷囹圄,但还没有被定罪,实际上并不算是罪犯,有资格成为候选人。

  正当加泰独立政党觉得,我们选一个在押嫌犯当主席,结果出来,拉霍伊必须放人吧!通过这个办法,既能够解决在押政治犯,又能让拉霍伊政府自己打脸。

  不过,拉霍伊政府还是那句话:大区政府主席选出来了,要亲自宣誓就职。Jordi Sanchez虽然有候选资格,但马德里是不会放他回加泰宣誓就职的!

  加泰独立党派的算盘又落空了!

  没有人身自由的人,无法出任大区政府主席。那就找一个没有被关起来的政客:Jordi Turull。

  时间到了3月22日星期四。加泰罗尼亚大区议会按照所有正规流程投票,选举Jordi Turull作为新一届政府主席。

  毫无意外地,第一轮没有超过绝大多数的支持,只能是两天之后,3月24日星期六,举行第二轮投票。第二轮投票,只需要简单相对多数就可以胜选。独立党派在加泰议会的席位,虽然没有绝大多数,但简单多数还是有的。

  本来,Jordi Turull成为新一任加泰大区政府主席,是没有悬念了!

  在第一轮投票的第二天,拉霍伊就把Jordi Turull逮捕了!周六的第二轮头投票,也就此流产!

  独立党派费尽心思选出一个看起来没毛病的候选人,还投了第一轮,结果又被中央政府搅黄了。

  拉霍伊政府就凭借着收监老政客这一招,逼迫着加泰独立党派只能选一个政治白纸出来当大区主席。加泰局势将再次回到2017年12月21日大选完的状态。很可能,会要重新选举。

  让加泰独立党派沮丧的内心雪上加霜的,是前主席普伊格蒙特在德国被捕。3月27日星期一下午,德国法院宣布不允许普伊格蒙特保释,继续收监,直到与西班牙政府完成政治犯引渡程序。

  这就意味着,外逃到比利时的前加泰主席,正式结束他作为“海外精神领袖”的使命,90天之内就会被引渡回西班牙,老老实实等候审判。

  加泰大区的形势,已经很清晰。独立党派只能找一个毫无政绩没有任何污点的小鲜肉出任大区主席。就像当年普伊格蒙特突然成为大区政府主席一样。只要拉霍伊继续当政,加泰罗尼亚就只能重复这两三年闹独立的悲剧,牺牲掉一个又一个小鲜肉政客。没有其他选择。

  加泰罗尼亚民间的独立情绪,已经沸腾。支持独立的选民,坚信自己受到了迫害。立场中立的选民,会给独立党派投上同情的一票。支持加泰独立政党,已经无关独立,而是关乎加泰人的尊严。加泰独立问题,虽然在政治层面被压制,民间情绪却越发激化。

  拉霍伊这种强硬的策略,对加独党派取得了控制权。但民众却并不买账。PP人民党的选票,大量转移到新生保守党:C`S市民党。

  根据3月份出台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西班牙国会四大政党的格局,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

  在2017年12月21日那场加泰选举中,市民党一举成为支持率最高的单一政党。虽然并没有改变加泰罗尼亚独立党派占多数的格局,却给进入僵局的加泰政局一丝丝希望。这点改变,就直接表现在全国选民对市民党的态度上。

  在这份民意调查中,目前在国会拥有32个议席的市民党,支持率大增,上升到可能拥有91-93个议席的程度。支持率最高的依然是人民党,但其支持率会让人民党在国会的议席从137个下跌到92到94个。

  市民党是91到93个议席,人民党是92到94个议席,旗鼓相当!计算一下两党的席位总和,很明显,人民党流失的支持率,转移给了市民党。

  态度中立的社工党PSOE支持率没有太大变化。从目前国会中85个议席,新的民意支持率也能获得86到98个席位。

  下跌幅度最大的是我们能联合党Unidos Podemos。我们能联合党目前在国会拥有71个议席,新的支持率将让他们损失20多个议席,大概可以获得52到53个席位。这一变化,对西班牙政局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

  在选民的心中,目前四个党派的领导人,谁的支持率最高?首相拉霍伊支持率为15%,PSOE高富帅桑切斯为13.2%。当年风头不二的小辫子保罗下跌至11.8%,而市民党的里维拉则上升到25%,成为四个政党领导人中,支持率最好的。

  据西班牙《El Mundo》报2月底做的一项民意调查,3月初对外公布的对政客的评分,也可以看出选民对四位党魁的评价。10分为满分,首相拉霍伊得3.5分,社工党高富帅桑切斯得3.6分,而市民党的里维拉则是6.5分。

  年轻的市民党,真实面目就是年轻一派的保守党。市民党和人民党最大区别就在于:市民党打着“贪污零容忍”的旗号,在继承了人民党所有保守做派之外,“克服”了西班牙民众对人民党最大的不满:贪污!

  正因为两个党派都扎根于保守精英势力,在12月21日加泰大选中,加泰人民党的选票才都流向了市民党,成就了市民党成为加泰支持率最高政党。

  市民党的“成功”,是西班牙这个政治僵局中的一点亮色。对于不满老气横秋的PP人民党和PSOE社工党的选民,的确需要一个新生年轻的政党,来寄托他们求变革新的希望。在Unidos Podemos我们能党靠画大饼成功上位后,制衡了两大传统政党,但苦于缺少足够有经济实力的社会精英基础,只能成为一根政治搅屎棍。

  随着市民党的崛起,人民党如果能借尸还魂,成就市民党,西班牙保守派的江山版图没有变,但西班牙绝望的政治格局,却会因此得以重构。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