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用手里的国债和外汇击垮美国!呵呵

2018年04月30日 04:38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 

  中美贸易争端没有缓和迹象,中美两国在技术领域已经真刀真枪地干了起来。虽然专家们认为中美贸易真正打起来的可能性不大,但这段时间的紧张气氛,已经让许多欧洲企业坐立不安了。两国一旦打起来,中国有什么筹码?中国手里握着的大量美国国债,是否可以成为击垮美国的致命武器?

  中美贸易争端,必然是一场惊动全球神经的摩擦,其负面效应,已经显现出来。中兴被宰,华为被查,高科技领域的互怼已经战火熊熊。但真正受影响巨大的,还是生活消费品。比如德国的彪马,害怕中美争端升级,正准备从中国撤退。

  如果特朗普针对在中国生产,在美国销售的生活消费品提高关税,那么这些企业要么接受打击,要么提高价格。这势必引来销量的断崖式下滑。这也是零售业和生产商反对特朗普提高关税的原因。

  中国生产的彪马数量占了该品牌全球销售总量的三分之一。彪马正在越南、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国和柬埔寨等国拓展资源。一旦美国提高“中国制造”的关税,还可以有一个缓冲区。但彪马不会把生产转移到北美。

  比彪马更苦恼的,是耐克和阿迪达斯。彪马的一个优势就是规模没后两者那么大。耐克阿迪转移资源的规模要比彪马大得多。中国是阿迪达斯和耐克排名前三的生产商,是他们最大的服装供应商。提高关税后,对销售的影响是致命的。

  通过对中国制造出口美国销售的产品分析,特朗普为了迅速凑够1,000亿美元的拟加税商品,将不得不瞄准手机、电脑、玩具、服装、鞋类、家具和其他消费品,这将促使美国零售商提高价格。

  一份新的拟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清单将在数日内公布,美国消费者能非常直接地感受到,总统特朗普与中国贸易战,将如何增加美国人的生活成本和消费压力。

  特朗普第一轮进口关税刻意不触碰占大多数消费的电子产品,但要在美国2017年从中国进口的5,060亿美元产品中,再找出1,000亿美元的目标课税,而又不伤害美国消费者,实在并非易事。

  问题的关键是,中国制造,不仅仅只是将最终商品销往美国。中国制造同时也是诸多美国产品的供应商和组装工厂。

  许多电子产品是把美国制造的半导体、软件和其它,出口到中国后进行组装,然后再进口到美国。为苹果等美国公司提供显示屏、相机和指纹扫描等手机部件的韩国、日本和台湾等美国盟友,也会感受到相关冲击。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鲍恩总结得很到位:“到头来,美国自己和盟友的脚中枪,但可能只伤到中国的脚趾头。”

  美国在挑衅中国的时候,应该不会忘记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有新闻指出,中国持有美国国债最近增加85亿美元,总量则达到了1.18万亿美元。中国是否可以利用手中的美债作为筹码,和美国进行贸易谈判?

  国债问题一旦成为中美关系中的一块筹码,所涉及的就不仅仅是经济和金融方面的考量,政治、外交甚至军事方面的影响也都要计算在内。

  国债之所以能够成为很多人眼里贸易战的筹码、金融战的利器,是因为通过国债交易,可以影响到一国的金融稳定和经济运行情况。

  短时间内大规模的抛售国债会导致国债价格的急速下跌,即国债利率的急速上升;而国债利率的上升会直接导致这个国家经济生活中资金成本跟着升高;资金成本的升高则意味着企业经营成本上升和盈利水平下降;所以,这个国家企业的资产价格,比如股价,也应当随之下降。

  很多时候,某个不被关注的金融产品或者金融机构出现问题,就可能会产生多米诺骨牌一样的效果,演变成所谓的系统性风险,击垮一个国家的整个金融体系。就像2008年从雷曼兄弟破产引发的巨大次贷危机一样。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最开始的时候,是大家认为影响有限的一些商业债券(房贷和房贷担保机构债券)由于资产质量恶化遭到抛售,价格下跌,导致相关的金融衍生产品崩盘,传导到雷曼兄弟银行的破产倒闭,从而影响到整个美国银行体系,几乎让整个美国经济陷于崩溃边缘。

  今年2月美国股市突然暴跌,道琼斯指数两次超过一千点的当日跌幅,史无前例,一度造成全球金融市场的极度恐慌。

  这次暴跌中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就是美国国债利率在之前几个月一路升高,引发投资者对于资金成本上升的担忧。当然,最后造成如此剧烈暴跌的最大因素,还是当时被广泛报道的所谓反向波动率指数基金的崩盘。

  从国家间金融战争的角度来看,今年2月美国股市的暴跌最多也就是一次遭遇战。但一旦金融战打起来,对一个国家的承受能力是巨大的考验。国债危机,就曾把西班牙推到破产的边缘。

  欧洲债务危机,起点是希腊的政府收不抵支,国债价格下跌,利率升高。希腊中央银行没有独立自主的权限,必须听命于欧洲中央银行。西班牙在最艰难的时刻,不愿意像希腊那样被欧洲央行钳制,拉霍伊打死也不从。欧盟为了维护整体利益,还是降低标准,拉了西班牙一把。如果当年欧盟一狠心,估计西班牙已经破产了。

  2000年前美国也经历了国债价格下跌,利率上升的阶段,最后导致了美国互联网泡沫的崩溃和经济衰退,但是当时从风口摔落的互联网公司们没有影响到国家的金融系统,因此没有造成全面的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用了一两年时间就从经济衰退中走了出来。而2008年这一次全面金融危机,引爆了美国银行系统积累多年的坏账,用了近十年的时间才恢复元气。

  4月4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就中美贸易有关情况举行吹风会。在被问及中国是否会抛售美国国债时,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表示:中国是国际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负责任的投资者。

  就和金融大鳄们攻击发展中国家市场一样,时机选择的不好,集中抛售债券,可能也就是造成几天到几周的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但是这种局部战斗的胜利如果没有多米诺骨牌效应的帮助,对于金融战争胜负的影响无关紧要。

  金融战争中,仅仅拥有大量“弹药”还是不够的,合格的攻方不但要能发现守方的致命弱点,还要能在合适的时机采取合适的策略,才能达到最佳的攻击效果。

  过去几年里,美国迅速积累的债务大多集中在那些非金融企业身上,而美国目前金融系统内积累的风险,相对其他国家和地区来说比较小,金融机构相对健康。

  而中国在2015年之后强调去杠杆降风险,对金融企业监管大幅加强,现在看是非常有战略远见的举措。毕竟金融战争有攻有守,首要任务还是要让自身先立于不败之地,防范各种看似无关紧要、但是有可能会产生传导的金融风险,比如最近港元汇率的大幅波动。

  现代主要经济体中,在金融战争中输得最惨的也许就是日本了。1990年日本资产泡沫到达顶点后,日本国债价格突然下跌,市场利率升高,大幅度提高了日本国内的资金成本。当日本资产泡沫被戳破之后,股市房市双双暴跌,引发了后来“十年低迷”。

  当年,日本国债价格下跌只是最初的多米诺骨牌之一,之后日本经济多年一蹶不振还受到了其他多方面因素的影响。

  中国是否可以或者说有把握,通过手里的美国国债来回击,这已经不是一个贸易问题,而涉及到美国金融全局和社会的稳定。虽然我们觉得手握大量美国国债,是美国一个致命BUG,但在进出口贸易战这样级别的“小战争”中,中国未必会用。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