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不顾警告的出海旅行|泰国普吉岛游船倾覆纪实

2018年07月07日 02:54 来源:搜狐网


30余名生还者身着救生衣坐在圆形充气筏上,身后船上堆满绳索等工具。图片来自网络

30余名生还者身着救生衣坐在圆形充气筏上,身后船上堆满绳索等工具。图片来自网络

  事实上,出海之前,当地政府就发布了强风和暴雨预警,警告公众注意。当地警方透露:“警告过很多次普吉岛旅行社不要离开港口,但他们多次不顾警告,带着游客在海浪处于非常危险级别的时刻驶入安达曼海。”

  文 | 新京报记者潘佳锟 张彤 许研敏 谢莲

  实习生 | 陈晓蓓 徐静 吕烨馨 张熙廷

  编辑 | 李骁晋 林野

  本文约5260字,阅读全文约需10分钟

  7月5日傍晚,两艘载有127名中国游客的船只在返回泰国普吉岛途中,突遇特大暴风雨发生倾覆。

  其中一艘“凤凰号”船只的潜水教练浩浩(化名)回忆,事发当时海面突发大风浪,有六七米高。一楼船舱玻璃被拍碎后,海水涌入船舱,随后船以先船尾后船头的方式竖直沉入海中,整个过程只有约两分钟,时间非常短。

  截至目前,此次游船倾覆事件已致40人遇难。普吉岛旅游警方透露,救援人员打捞上来的遗体有14具,同时在沉船内还发现有26人已经死亡。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晚间发消息称,中国游客16人遇难,共有78人获救,33人仍失联,搜救工作仍在进行中。

  事实上,出海之前,当地政府就发布了强风和暴雨预警,警告公众注意。当地警方透露:“警告过很多次普吉岛旅行社不要离开港口,但他们多次不顾警告,带着游客在海浪处于非常危险级别的时刻驶入安达曼海。”

普吉岛游船倾覆事故示意图。
普吉岛游船倾覆事故示意图。

  风暴、强风和海浪

  “像坐在游乐场里的海盗船一样,风浪超级大,有六七米高。”7月5日18时23分,刘静收到男友浩浩(化名)发来的两段海浪拍打着船长室内玻璃、船体剧烈摇晃的视频。

  浩浩在泰国当地做潜水教练,经常跟多艘游船出海。“经历风浪是常有的事,但以前只有两三米,没有这次那么大。”刘静描述,男友当天跟随比较豪华的游船“凤凰号”一起出海。

  资料显示,“凤凰号”宽8米,长38米,最大载客量为200人。其内部分为4层,底仓是厨房和休息室,首层为餐厅和潜水装备区,二层为船长室、露天、室内休息室和儿童戏水区;三层则为阳光甲板,配备按摩浴缸,同时设有滑梯,游客可以体验直冲入海。

“凤凰号”的外观和内饰。图片来自网络
“凤凰号”的外观和内饰。图片来自网络

  5日当天,这艘船上共有105人,其中多数为中国游客。据中国驻宋卡总领事馆通报,当时还有另一艘游船,两船上共127名中国游客。

  记者从当地一家旅行社获得的《凤凰号大小皇帝岛豪华游艇的行程表》提到,行程从7时40分开始,游览地为小皇帝岛和大皇帝岛,项目包括海上拖钓、浮潜、深潜,还可以玩透明皮划艇、水上滑梯、冲浪浆板、儿童戏水区和SPA浴缸。此外,因天气原因会影响航行速度,不可抗力因素无法退费。

  当地一名带团前往皇帝岛的导游告诉记者,5日早上下过一点小雨,中午天气特别好,很晴朗。“下午4点多回程时开始乌云密布,下大雨的前兆,海面也不平静了。”

  此前一天,普吉府就因“强风和风暴”警告公众注意大风和强降雨天气。泰国媒体报道称,5日下午4时30分许,风暴“Freak”袭击了安达曼海岸,伴有强风和海浪,普吉岛的许多地区当晚出现停电状况。

  在当地一个建筑施工队工作的许先生回忆,当天傍晚风突然很大,家里的木门都被吹坏了。

  船体竖直沉入海中

  从皇帝岛乘船前往普吉岛大约需要一小时。根据上述行程计划,“凤凰号”下午4时30分开始返航,17时30分到达查龙码头。

  “下午泰国突然狂风暴雨,海面上像海啸一样”,有目击者表示,海面浪高五六米,乌云密布。另一目击者称,雨一直在下,自己有朋友当时出海,原本六七点就应返回岛上,但直到9点多才回来。

  当晚有消息称,在泰国南部普吉府尹,两艘载有百余人的游船在珊瑚岛和梅通岛发生倾覆。刘静担心男友的安全,拨去语音电话,但始终显示“对方忙线中”,未能接通。

  直到近22时,浩浩遇到救援队顺利上岸后,才在第一时间报了平安。

救援人员正在运送幸存者。图片来自网络
救援人员正在运送幸存者。图片来自网络

  据其描述,发送海浪视频后没过多久,“凤凰号”一楼的船舱玻璃就被风浪拍碎,船体剧烈晃动,大量海水涌入船舱。“乘客惊慌失措到处躲闪,来回跑动,之后呆在船尾,但救生筏在船头位置。”浩浩描述,紧接着,船体向左侧翻,以先船尾后船头的方式竖直沉入海中,整个过程约两分钟,非常短”。

  “他赶紧跑到船头解开救生筏,就近帮助一楼乘客上救生筏。”刘女士说,浩浩提到“凤凰号”上共七八名儿童,他救了两个,随后他们乘坐救生筏在海上漂浮了两个半小时才遇到救援队,得以获救。

  当地时间22时55分(北京时间23时55分),普吉府尹诺拉帕称,其中一艘凤凰号邮轮共有105人,已救起51人,发现1名身着救生衣的人死亡,另有53人下落不明。另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包括船员在内共138人落水,其中另一艘“Senalika”号游船上的39人全部安全救出。

  事发现场图片显示,30余名生还者身着救生衣坐在圆形充气筏上,身后船上堆满绳索等工具。

  潜入海底搜寻遇难者

  事后,附近渔船和泰国海军赶来救援。普吉府府尹诺拉帕·波洛通5日晚说,救起48人,另找到一名男性遇难游客遗体。普吉府官员证实他是中国人,年龄在35至40岁。

018年7月6日,泰国普吉岛查龙码头,打捞船换成军舰,船只无法靠岸更换码头,警察撤离该码头。 通讯员 卜志辉 摄
2018年7月6日,泰国普吉岛查龙码头,打捞船换成军舰,船只无法靠岸更换码头,警察撤离该码头。 通讯员 卜志辉 摄

  因当晚风浪太大搜救暂停,一直到6日早上6时30分搜救重启。当地部署了直升机、警察和渔船,潜水员准备冲上沉没的船体,搜寻失踪人员。

  浩浩也在此次出海救援之列。出发前,他向女友说道,周围海里都是受伤的游客,“以后都不想再做潜水教练,快崩溃了。”

  中国驻宋卡总领事馆6日上午发布消息称,5日17时45分许(北京时间18时45分许),两艘载有127名中国游客的船只返回普吉岛途中,突遇特大暴风雨发生倾覆。截至6日9时,涉事中国游客1人溺亡、49人失联、77人获救,获救游客中5人受伤接受手术,6人留院治疗观察。

  13时30分许,新京报记者从普吉岛旅游警方(Phuket Tourist Police)获悉,截至中午12时,通过搜救又发现12具遗体,经确认均为中国游客。

2018年7月6日,泰国普吉岛查龙码头,救援车辆停靠在码头等待。 通讯员 卜志辉 摄
2018年7月6日,泰国普吉岛查龙码头,救援车辆停靠在码头等待。 通讯员 卜志辉 摄

  目前,查龙码头是搜救主要展开作业的地方,设有营救指挥部,内部配有医护人员、旅游警察、海军、陆军,外面还有5辆救护车待命。当天普吉岛天气晴好,站在码头可看到大皇帝岛,乘快艇二十分钟便可抵达事发地附近。

  15时30分许,参与现场救援的志愿者王旭东(化名)透露,泰国海警和海军已找到沉船,并发现部分遇难者。但由于沉船高40米,有的遗体位于封闭空间内,对于救援的潜水员来说,有一定危险,加上潜水设备不够完善,只能先在码头待命,配合救援。

  泰国警方透露,经搜救发现游客主要集中于游船第三层,即露天和休息室内。因已确定沉船位置,接下来的主要任务是潜入海底,搜寻遇难者,计划6日当天把遇难者遗体全部找回。

  17时40分许,新京报记者从普吉岛旅游警方获悉,通过搜救,发现沉船内有26具遗体,工作人员正努力打捞上岸,另有多人失联。

  37人的“集体出游”

  事实上,到泰国尤其普吉岛报名一日游,体验潜水、海钓,已比较常见。

  当地一家名为“地接社”的旅行社相关负责人表示,“凤凰号”专门接待一日游旅客,前往珊瑚岛、皇帝岛,部分客人是为了潜水上船的。曾坐过“凤凰号”的林女士表示,船上设备齐全,一般午饭和休闲活动都在船上进行,晚上6点左右回到码头。

  普吉泰中旅游协会会长郑伟介绍,此次事发船只上的中国游客基本都属于自由行,大都在国内在线旅行平台上预订旅游产品,并经过泰中旅游协会协调,由普吉当地船务公司直接派车去酒店接游客上船,开始为期一天的出海旅行。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浙江海宁一家公司员工及家属共计37人在事件中遇险。

  浙江省海宁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信息称,6日8时左右,接海宁市海派家具有限公司负责人报告称,5日下午5点多,该公司前往泰国普吉岛旅游员工及家属,遇到了五年来最大的风浪,目前19人获救,还有18人失踪。

泰国普吉省政府公布的中国游客获救名单。图片来自网络
泰国普吉省政府公布的中国游客获救名单。图片来自网络

  公告显示,上述37人于7月3日晚从杭州萧山机场乘坐CA717航班赴泰国普吉机场自由行,并都是通过网上旅游公司订购了去皇帝岛出海。

  接到报告后,海宁当地成立了赴泰国工作组和本地工作组,分别赴泰国以及在海宁市内开展工作。目前已与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对接联系,抓紧核实信息,并组成工作团队进驻海派公司,开展安抚家属等后续处置工作。

  周先生的侄子周峰是该公司副总经理。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此次旅行为海派家具公司中层集体出游,侄子一家三口都在“凤凰号”上,今年38岁的周峰是家中独子,妻子金苑苑36岁,孩子11岁。

  5日当天,周峰还更新了朋友圈状态称“登岛,征服皇帝岛”,图片显示其坐在船上自拍,儿子穿着救生衣戴墨镜倚在栏杆上。

  “6日中午海宁市政府告知,侄子一家三口全部失联,他父亲知道消息后犯了心脏病,住院了。”周先生打算7日早动身前往普吉岛,周峰的家属及朋友还在寻找金苑苑和孩子的消息。

  不顾警告的旅程

  游船倾覆事件发生后,多家旅行平台发布当地游客安全信息。

  携程表示,有12位客户通过自助方式出行,单订玩乐一日游,在涉事船上,目前均安全获救。还有4位游客预订了一代理旅行社的半自助产品,1人获救,仍有3名游客没有联系上。目前地接社还在全力寻找确认中。

  飞猪平台透露,截至目前,事件涉及飞猪平台预订游客61人,其中26人尚处于失联状态,1人不幸遇难。

  然而,此次事故之前早有预警。普吉府府尹诺拉帕说,普吉府4日发布暴雨预警,持续到10日,警告公众注意大风和强降雨天气。

  据新华社消息,泰国南部实际上分属两个海域,西侧是印度洋海域的安达曼海,东侧是太平洋海域的泰国湾。两片海域最大的区别在于,每年7月到9月,普吉岛所在安达曼海域风浪相对大,而苏梅岛所在泰国湾海域相对风平浪静。因为很有可能遇到恶劣天气,泰国当地人一般不会在这时候去安达曼海域观光。

  中国驻宋卡总领事馆6月也曾提醒,普吉、甲米、攀牙等泰南安达曼海域已进入雨季,天气多变,海风强劲,海浪汹涌,海况复杂,不适合乘船出海或下海游泳。广大游客务必提高安全意识,事先了解天气海况,遇风高浪急等恶劣天气或海滩插有红旗警示时,切勿冒险下海或乘船出海,确保旅行安全。

  根据泰国媒体6日消息,普吉岛海事局主席说,已经从泰国气象局收到消息,强降雨和强风将袭击泰国南部的安达曼海域,浪高预计可达3米。并通告原计划前往Phi Phi和Racha岛长度小于10米的所有船只,不允许离开港口。前往Phang Nga港、Koh Lon及普吉岛临近岛屿的船只,被允许谨慎通行。

  当地警方表示:“警告过很多次普吉岛旅行社,让他们不要离开港口。但他们之前多次不顾警告,带着游客在海浪处于非常危险级别的时刻驶入安达曼海。这两家旅行社正在接受有关海上事故的询问,以便进一步采取法律措施。”

  2017年夏天在普吉岛自由行的林先生介绍,因为季风天气,普吉岛在这个时节是雨季。“去之前看过天气,一般夏天是不太适合去这里,但因为时间紧,没有仔细准备出行计划”。

  他表示,出海时下雨,但导游说没关系,当地夏季都是这个天气,一阵一阵的,雨很快就停。开船的司机也称,出海了天就晴了。

  “出行没多久,忽然狂风暴雨,船上有尖叫声,以及大浪拍打船板发出的巨大声响。”林先生回忆,中途有无数巨浪盖过快艇顶部、灌进船舱,“当时非常害怕和恐惧,也后悔没有做好充足准备,这段危险的行程促使我放弃了接下来去其他岛的行程。”

  他感觉,当地对于这种出海旅游的项目管理松弛,有一种“行就出,不行也能将就出”的冒险感。“船员显然习惯了这种冒险,回来后有说有笑,而我们普通游客则一个个脸色惨白,路也走不稳。”

  “最危险的旅游国家”

  普吉岛上的导游阿凡说,岛上旅行社、地接社、旅游公司上百家,码头较多。游船基本都属于私人,“旅行社或旅游网站安排出行需租赁船只,就像打车一样,在这边是打船。”记者查询公开信息发现,至少5个码头可供出海。

  阿凡介绍,港口里的船只一般分四种:快艇、游艇、游船、长尾船。简单来说,分为速度较快、空间较小的快艇以及速度较慢、船内空间较大的豪华游船。

  “跟团游”大多选择乘坐快艇,“为了赶行程,同时一个团坐在一起更好管理。”阿凡说,快艇有大有小,按马达数量来分,例如3个马达的快艇出海8小时需29000元,可以乘坐35人,除船长、领队、导游、教练员等7名服务人员,乘客数量控制在28人内,便于管理。

  自由行游客则多选择游船,因为快艇人少拼不够数量无法出行,且单人价格较高,而游船较大,游玩体验更佳。

  自由行乘游船也有弊端,例如一般在网购平台订票,若出行当天天气不佳,大多游客会冒险出海。“订票时就要确定日期,不出海就白浪费船票钱,这样安全无法得到保障。”阿凡说,若是跟团游,便可自由选择行程时间。

  此外,游客上船前必须穿救生衣,快艇活动范围小,服务人员集中,游客更容易服从导游指令。若乘坐大游船,活动空间大,游客听从船员指令的积极性低,“可能船开到一半,就悄悄脱掉了,也没办法严格监控到每个人。”

  据海外网6月报道,英国恩兹利保险公司(Endsleigh)编制的全球10个旅游最危险国家排行榜出炉,最危险的旅游地是泰国。2017年,近四分之一的保险索赔是在泰国完成的。

  而其海上出行的危险也不容忽视,此前曾发生多起翻船事故,造成众多人员伤亡。

  公开报道显示,仅2016年6月当地发生两起事故:一艘快艇在沙美岛附近撞上货船,30余名游客受伤;另有两艘快艇在从普吉岛驶往攀牙湾和甲米省途中相撞,致2名中国游客丧生,34人受伤。

  2017年7月,一艘载有中国游客的快艇与一艘长尾船相撞,19人受伤。11月,一艘搭载16名中国游客的游船在攀牙湾翻船,1名游客轻伤。

  2018年1月,一艘快艇在泰国皮皮岛海域的“维京洞穴”附近爆炸,船上27名中国游客全部获救。6月,一艘搭载13人的游船在泰国春蓬府海域触礁沉船,所幸无人员伤亡。

  此次事故中,身在广东的陈帅(化名)也至今没有妻子的消息。

  他说,妻子7月1日和朋友动身赴泰旅行,5日乘坐“凤凰号”出海游玩,期间还发了一些风景照片。从中可见天色昏暗,感觉马上要下雨,他提醒妻子早些回到岸上,之后一直无人回复。直到6日凌晨,看到新闻得知翻船。

  因护照没有办下来,且家中还有一岁多的儿子,陈帅只能被动等待前方消息。“孩子一直要找妈妈,我们都急死了,精神快崩溃了。”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