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为什么我们总让西班牙人看假中国文化?

2018年07月16日 04:55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作为一个生活在国外的中国人,作为移民,每天都浸泡在两种文化的冲突之中。作为移民,我们要融入;作为新闻传播领域的中国人,我们又有传播中国文化的责任。当下有中国强大的经济发展作为后盾,中国文化的传播似乎有了足够的底气。可我们传播给西班牙人的,好像都是些“假中国文化”!

 

  巴塞罗那这一整个月都是Festival Grec艺术节。这场声势浩大的艺术节,以巴塞罗那古希腊剧场为中心,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乐队、剧团、舞团和艺人。今年的主题是“丝绸之路”,中国台湾的“云门舞集”作为重量级嘉宾,在露天的古希腊剧场给西班牙人带来两场演出。

  出于文化人的好奇,笔者专访了Festival Grec艺术节的总导演:Cesc Casadesus先生,聊到了跨文化传播的问题。在“云门舞集”专场新闻发布会上,舞团创始人林怀民先生对中国文化国际化的理念,也让笔者感触颇深。

  从笔者出国伊始,就看到和听到各个企业、社团、机构、个人,都自愿扛起了中国文化传播者的角色。在中国经济还没有让西方人刮目相看的十多年前,就已经有老一辈华人华侨,以自己的方式,让西班牙人接触、认识和理解中国文化。十多年过去了,在西班牙人眼中,中国已经不再只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国度。中国人、中国产品、中国经济、中国政治、中国艺术等等,以各种具体的形态展现在西班牙人的眼前。老一辈华人华侨,成功地为中国文化在西班牙刷出了存在感。

  有了存在感,我们开始追求“文化自豪感”。我们不得不承认,对中国文化,我们自己内心的自豪与西班牙人由衷的赞叹和欣赏,是两码事!即使是当下中国有强大的经济发展作为后盾,“资金饥荒”的西班牙企业在翘首期盼着中国资本能够成为他们救命稻草的同时,内心却不认同中国企业的管理模式。比如:足球。

  文化的输出,比资金输出、技术输出更抽象,也更有执行难度。中国资本可以买下一个西甲球队,却无法直接拉出一支能够征战世界杯的球队。中国资本可以买下西班牙的文化产业巨头,拥有他的所有发布渠道,却很难保证中国电影、中国电视剧能够被西班牙人喜欢。

  既然是跨文化输出,那带着深刻文化印记的内容,就很难被另一个文化所理解和接受。西班牙华人那么多年来的努力,让西班牙人接触到了中国文化,却并不了解,也不理解,更谈不上接受。西班牙人看到热闹的中国春节庙会,会觉得好玩,甚至会主动进去逛逛,买买礼物,吃吃喝喝。但最终,西班牙人并不会“接受”这种庆祝方式,更让人难过的是:他们过的是一个“假庙会”。因为我们华人努力呈现出来的“中国文化”,放到当下的中国境内,也会让国内的中国人感到“诧异”和“惊奇”。

  这些“假中国文化”,假就假在“无序堆砌”。我们努力地把很多中国“元素”“文化符号”糅合在一起,呈现在同一个时间和空间里。初衷很好,但却忽略了“文化元素”之间的逻辑和协调。同属“中国文化”范畴的不同要素,是会互相冲克和拆解的。缺少内里逻辑的“要素堆砌”,会让整个呈现非常奇怪。更谈不上“理解”和“共鸣”。

  当我们成功完成“刷存在感”的阶段,衣食富足的华人群体有必要开始追求“文化认同”。文化认同的关键就是被理解、有共鸣。

  比如说太极。大部分西班牙人都知道中国太极,西班牙各个城市也有不少教授太极的课程。那太极就是一套缓慢的动作吗?如果西班牙人不懂得习练筋骨气脉,太极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套缓慢的广播体操。如果西班牙人不练心神,不懂内外合为一气,西班牙人也无法理解太极的精妙。更无法体验太极对人类肌体的治愈效果。

  学会一套太极套路,不难!很多西班牙人也会像模像样地表演太极套路。可惜徒有其形!我们甚至会愿意吹捧这些“热爱中国文化的外国人”,并成为我们“文化自傲”的资本。这是“刷存在感”的阶段,我们现在应该升级,不能满足于“把太极简化成表演套路”的做法!

  “像那么回事”和“的确是那么回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阶段。

  让西班牙人去理解中国文化元素,是我们现阶段应该做的事情。

  “云门舞集”的新闻发布会上,一名西班牙记者问:“一会软绵无骨,一会刚健爆发,就是中国舞蹈的特点吗?”

  很显然,这名西班牙记者不理解“刚柔并济”“阴阳互生”的基本概念。林怀民先生反问:“你写稿时,是放松的状态稿件质量更高?还是紧绷状态的质量更高?”

  “云门舞集”跳的是现代舞,曾受英国伦敦《泰晤士报》评为亚洲第一当代舞团。但云门的作品,几乎都是选取了中国古典元素,比如《九哥》《行草》《薪传》以及舞剧《红楼梦》。来巴塞罗那演出的剧目是《松烟》,属于《行草》系列。《行草》系列是林怀民先生探索书法入舞的尝试,《松烟》展示的是毛笔书写中“墨分五色”的境界。

  对于西班牙记者的提问,林怀民先生说:云门的舞者与西方芭蕾和现代舞舞者不同。这个不同,表现在对“身体”的理解不同。西方的舞蹈,会把肌肉和力量作为重点,舞者的身体一直是紧绷的。云门的舞者,会打坐,需要绝对放松,用松弛的状态去寻找身体的律动。我们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也是如此,只有你足够放松,非常自在,你的潜能才会被激发出来。

  《松烟》可以帮助西方人理解中国书法,演员既不是笔,也不是墨。从他们的气息,舞蹈的起承转合,可以直观地感受到中国人在拿起毛笔、蘸墨、凝神、构思、下笔一气呵成的书写过程。书法,并不只是简单的拿着毛笔画一个漂亮的汉字。

  不敢说西班牙人都能看懂《松烟》,但笔者在看过彩排之后,最大的感受是:舞者的律动,可以与观众产生共振。很难用简单文字来描述“云门舞集”的作品与观众之间那种不需要语言的互动。他们的舞蹈语汇非常丰富,却很好懂,这就是Festival Grec总导演邀请云门的主要原因。

  在采访Festival Grec总导演时说道,Festival Grec是自己的团队到世界各地去观摩邀请艺术团来参加,衡量标准不是你在这个领域有多牛,而是这个艺术家和艺术团的表现形式是否能被西班牙人理解和接受。

  西班牙人自己去邀请可以被西班牙人理解的艺术家来表演。这对我们跨文化传播非常有启示作用。我们总想着把最好的精粹展示出来,却忽略了我们展示的方式和方法,是否能够与西班牙人进行“交流与共鸣”,才是成败的关键。

  文化输出的最终目的是让异域文化的人认同并内化我们的文化价值观。

  我们橱窗式地符号堆砌宣传模式,会让西班牙人误解:所谓的中国文化就是龙飞凤舞、红灯绿裳、敲锣打鼓。看着现场的呈现,我们自己心里明白:这些是拿给老外看的,真实的中国社会,现代的中国人,不是这样的。

  那请问:你自己都不认同,那么你就是在用一个“假中国文化”糊弄西班牙人?

  这是啥心理在作怪?如果我们不放下“灿烂五千年”的“文化虚荣心”,用可以打动人心的真实形式去展示中国文化,所谓的“文化自信”就是“孤芳自赏”。

  少点套路,多点真诚。真实的中国,才最打动人心。得人心,才能得天下。我们文化传播形式,真的该升级了。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