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我们身边的难民:委内瑞拉人

2018年08月27日 04:35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难民问题已经成为阻碍欧洲发展的重要因素。我们会暗自庆幸西班牙并没有如德国那样大量接受叙利亚难民,西班牙也没有因为难民的大量涌入而导致社会治安和政府预算的问题。可是,在我们熟悉的移民中,有一个国家正在大量输出“难民”,西班牙就是这些“难民”的首选国家。这个国家就是:委内瑞拉!

 

  生活在西班牙的华人,每天都会接触到很多南美移民:委内瑞拉人、秘鲁人、智利人、阿根廷人、墨西哥人,我们都统称为南美人,反正也分不清到底哪些人是哪个国家。但我们会记得有个国家经常出世界小姐,这个国家就是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是一个面临“国破家亡”严峻挑战的国家。极为严重的通货膨胀、不稳定的政局,导致数以万计的委内瑞拉人“逃离”。据联合国估计,自2014年以来,约有230万委内瑞拉人逃离本国。自2016年以来,大约10万委内瑞拉人移民至巴西,大部分是来到巴西北部。现在,巴西北部的气氛非常紧张。巴西政府会将委内瑞拉难民重新分配到巴西其他地方。

  上周末,巴西边境城镇帕卡赖马(Pacaraima)发生袭击委内瑞拉难民营事件。当地居民放火烧难民营,将数百委内瑞拉人赶出国境。巴西警方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暴行。

  大约100万委内瑞拉人目前生活在哥伦比亚。面对这些来自邻国的难民,哥伦比亚开始时张开双臂欢迎。然而如今,专家认为社会情绪发生了变化。很多民众要求政府减少对于委内瑞拉难民的财政帮助,而将更多的钱花在自己国民身上。

  还有一些委内瑞拉人继续向南,前往厄瓜多尔,前往秘鲁、智利或者阿根廷。

  从2016年以来,在所有南美国家移民中,委内瑞拉人也是增长幅度最大的!2017年,西班牙的委内瑞拉移民增加了44.2%。

  委内瑞拉不像叙利亚那样遭受战争的侵扰,国内政局也因为“专制”过分稳定。但委内瑞拉的生活却如人间地狱。

  在首都加拉加斯,买2公斤重的一只鸡要花掉1460万玻利瓦尔,相当于大约2欧元。一包100张的纸巾售价500块钱,也就是一张纸巾值5块钱。纸币比纸巾便宜。咖啡馆把两块钱面值的纸币当作纸巾用。

  大家可以设想一下,两块钱面额是纸币,买一只鸡要1460万块钱。银行ATM取款机得放多大面额的纸币?而这个两块钱的纸币,还没有一张餐巾纸值钱,拿来干什么?这就是短时间内通货膨胀导致的恶果。据国际基金组织预计,委内瑞拉的通胀率将达到惊人的1000000%。

  委内瑞拉的自动取款机只能插卡却不能吐钱,基本上是报废了!因为银行也无法支持这么迅速的通货膨胀。拿到手的钱,分分钟都在贬值。委内瑞拉企业纷纷关闭,银行难以交易。

  在圣胡安德洛斯莫罗斯,一个拥有16万人口的中型城市,距离委内瑞拉首都卡拉卡斯只有150公里。这里的自动取款机早已停止运行,居民不得不在银行排队等待数小时才能取款。而且,他们最多只能提取10万玻利瓦尔,大概能买半个鸡蛋。这里停电是家常便饭,自来水一个月只来一次。公交车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在这里,几乎没有运转正常的基础设施。

  曾经,委内瑞拉是南美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因为他们有石油,而且是世界十大石油出口国之一。导致委内瑞拉短时间内迅速瘫痪的原因就是:石油价格下跌!随着原油价格暴跌,委内瑞拉违约担保成本也升至历史新高,它很可能成为第一个破产的产油国。

  油价下跌,是全球经济现象,但为什么独独委内瑞拉“率先”跑到破产的边缘呢?

  因为政府任性!

  为了挽救经济,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启动五大经济恢复与增长措施,其中就包括新一轮币值调整,货币面值削减5个零。委内瑞拉前任总统查韦斯10年前也有类似操作,他减了3个零,然而未能阻止该国继续滑入经济危机。

  今年以来,委内瑞拉的最低工资上调了五次,从原先的每月1美元达到每月相当于30美元的水平。上周五晚,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电视讲话中宣布,将工资提高近60倍。与此同时,让本就大幅下跌的本币再贬值96%。

  马杜罗在电视讲话中说:为了帮助小企业应对过渡期,政府将在90天里支付工人薪酬的差值。但马杜罗没有解释这项支付的资金来源,企业基本不抱形势好转的期望。

  或许大家不是很熟悉委内瑞拉总统的操作,但可以看出,他这套任性的经济政策,只会让委内瑞拉的政策更糟。对于这种任性的经济策略,熟悉西班牙政党的读者应该也不陌生,而这个政党和委内瑞拉也有“密切关系”。

  这就是曾经风头无二的“我们能党”。我们能党党魁Pablo Iglesia涉嫌偷税漏税,就是给委内瑞拉政府做咨询,收钱了却没有报税。且不管多少钱,但“我们能党”和委内瑞拉政府的关系的确不一般。而“我们能党”曾经的政治主张,就和现在的委内瑞拉有相似之处。

  比如:为了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委内瑞拉政府要自掏腰包给企业员工补贴工资!但却不说这笔钱从哪里来。“我们能党”为了减少西班牙赤贫人群,承诺给所有人一份900欧的生活保障金!“我们能党”也不考虑政府是否有能力拿出这笔钱。

  为了平复工人的不满,委内瑞拉总统说给工人涨工资就涨工资,一年还涨了好多次。这个作风和“我们能党”是否也有点相似?

  大权在握的委内瑞拉总统还做了哪些糟践国家经济的事情?

  8月20日,委内瑞拉政府发行新币,货币面值削减5个零。工资将以一种名为主权玻利瓦尔的新货币支付,1主权玻利瓦尔等于100,000现行货币强势玻利瓦尔。总统马杜罗把委内瑞拉新货币的币值与石油支持的加密货币petro挂钩。委内瑞拉政府在今年早些时候发行了petro这种加密货币。至于什么人、甚至有没有人在使用这种货币,政府公布的细节很少。美国财政部禁止这种加密货币。

  这是啥意思?委内瑞拉自己创造了一种货币,并擅自赋予这个货币市场价值!你们不是说咱们原来的货币贬值厉害吗?那就重新创造一种货币,价值由我们来定。为了让这种货币不受主流经济规律约束,把新货币又和一种“政府可以定价”的加密货币挂钩。

  各国货币价值,都是和黄金挂钩的。决定一个国家货币价值的最重要因素是这个国家生产所创造的价值。委内瑞拉总统自己创造了一种加密货币,加密货币值多少黄金,不是靠生产力来决定的,而完全由总统说了算。

  总统自鸣得意的时候,国际社会也不傻,看得清楚他的把戏。美国最早拒绝承认这种加密货币。没有办法,委内瑞拉只能通过增加国债来筹钱。

  发多少国债,本来是应该有计划的。可委内瑞拉总统任性,想多发就多发。8月中旬,委内瑞拉就用政府债券而不是现金,向一家矿业公司付款。

  高盛集团去年以大约8.65亿美元从委内瑞拉央行购买债券之举,曾招致来自世界各地的批评。这笔交易让高盛的投资客户蒙受上千万美元的账面损失。根据《华尔街日报》对相关共同基金所披露数据的分析以及交易员的估计,这项投资总共面临的市值损失有可能超过2.5亿美元。

  自马杜罗2013年上台以来,委内瑞拉经济萎缩了一半以上。如此任性而不尊重经济市场规律的政策,最终把委内瑞拉带到了国破家亡的边缘。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兴衰轨迹,委内瑞拉或许会有新的变革,这悲惨黑暗的一页总会翻过去。他山之石,对比着委内瑞拉的做法,我们生活在西班牙的华人,也会因为活跃的“我们能党”而紧张。毕竟,西班牙的经济也经不起胡乱折腾!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