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安旅行社

“皇帝行动”被捕的西公职人员全部“脱罪” 涉案华商何时才有结论?

2018年10月15日 13:06 来源:本报记者 凌锋


/

  阅读提示:2012年所发生的“皇帝行动”不仅曾轰动一时,而且对旅西华人也产生了深远的负面影响。如今六年已经过去,尽管那场西班牙警方打击行动的余波开始渐渐平息,但许多涉案华商仍然是前途未卜。西班牙国家法院拖延日久的审理,各种繁琐的法律程序,让这些华商像等待一只欲落而不落的“靴子”一样,心怀忐忑。反观“皇帝行动”中被捕的西班牙公职人员全部“脱罪”,我们不禁要问:涉案华商何时才有结论?!

  就在表面看似缓慢而沉闷的审理过程中,“皇帝行动”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一些非常值得关注的进展或是变化。那就是所有当年因涉案而被捕的西班牙公职人员,包括警员、警察局长,以及副市长等,都已被撤销指控,“平安脱身”。反观那些被控华商的案情,却仍然是“死水一潭”,毫无音讯,我们不禁发问:这是为什么?!

  众多涉案的西班牙公职人员被撤销指控,虽然主要关系其个人命运,但也会对相关华商的案情和指控产生一定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进一步引起对当年案件的重新审视和评价。所以,旅西华人群体作为“皇帝行动”舆论发酵中的主要受害者,应当对此予以关注。

  涉案西班牙公职人员已全部“脱罪”

  在当年的“皇帝行动”中,除了马德里Fuenlabrada市负责市民安全事务的副市长José Borrás以外,还有8名西班牙警察因为牵扯到华人“洗钱团伙”的案件,而在大规模搜捕中被逮捕。据西班牙媒体当时的报道,在涉案警察中,有7人是国家警察,甚至还包括一些警局的局长,另有1人为Fuenlabrada市的市政警察。这些西班牙公职人员均被控涉嫌参与华人洗钱团伙的活动,有腐败行为。

  2012年“皇帝行动”结束后,西班牙国家法院的法官进行了初审,决定对Fuenlabrada市的副市长,以及7名国家警察进行正式调查,以便日后予以起诉。而另一名被捕警察,则因证据不足而不予追究刑责。

  三年后,也就是2015年11月,当时西班牙国家法院负责“皇帝行动”案的法官Fernando Andreu对“皇帝行动”案中的涉案警员进行开庭审理,提出了正式指控。对于7名国家警察的“犯罪行为”,法官介绍,西班牙检察机构在指控中表示,经过三年多的调查,他们收集到了一些关键性的证据,包括被控警察收受华人犯罪团伙的贿赂,如球赛门票、火腿和整箱的红酒等。同时,被控警察还涉嫌权力交易和泄密罪。2016年1月,在又一次开庭中,这7名警员被西班牙反腐检察官分别要求判处1年到7年徒刑。

  此后,经过西班牙反腐检察官和被控警员以及他们代理律师在法庭上的不断“较量”,2017年3月,西班牙国家法院刑事一庭的法官宣布,永久撤销对“皇帝行动”中被控警员的指控,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些国家公职人员收受了华人洗钱犯罪团伙的贿赂,以及在工作中以公谋私,为华人团伙成员在相关方面“大开绿灯”。

  根据西班牙媒体的报道,几名被控西班牙警员的“脱罪经历”可谓是历经波折,期间被控的警员数量曾一度增加到12人。其中,3名涉案的警察局长可谓是备受关注。

  对于2017年3月的无罪判决,反腐检察官也提出了上诉。当年7月13日,西班牙最高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判定“皇帝行动”中所有被控警察及相关华人无罪。如此,那些涉案警察们最终得以洗刷了有关违法犯罪的“恶名”。

  在“皇帝行动”中的全部涉案警察得以“平反昭雪”以后,剩下的唯一一个西班牙公职人员,同时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就是Fuenlabrada市的前副市长José Borrás了。对于这位涉案高官,当年缉拿他的警察以及反腐检察官都指控他“与被调查的犯罪团伙相勾结”。对于这项指控,西班牙国家法院在今年7月10日的终审裁决中表示,审理过程中,无法确定相关资料能够合理而具体地证明被控嫌疑人有犯罪行为。所以,做出终审裁决的法官支持了国家法院今年4月20日的决定,认为在2012年“皇帝行动”中被捕的Borrás“不存在相关刑事违法行为”。

  此外,裁决还指出,对Borrás的怀疑,来自警方所截获的电话谈话。但这些资料无法具体证实这位Fuenlabrada的前副市长存在“刑事违法行为”。即使是将电话截获资料作为证据,也无法证实这一点。由此,Borrás也彻底被免罪。

  在免罪之后,Borrás特地于近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了相关情况以及自己的现状。不知Borrás是否意识到,他宣布自己重获清白的发布会,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极具标志性意义的。因为在“皇帝行动”结束六年后,所有的涉案西班牙公职人员自此均全部被免于指控。

  对涉案华人相关案情的影响

  “皇帝行动”中涉案的西班牙公职人员当初所以被捕并受到指控,均是与涉案华商有着密切关联的。实际上,他们所涉及的罪名相应地也是对应华商所面临指控的一部分。如今,这些公职人员被免于指控,并被宣告无罪之后,很显然涉入他们相关案情之中的华商自然也摆脱了干系。

  2017年7月,西班牙最高法院以因缺乏证据为由,驳回了检方上诉,终审判决一名西班牙国家警察局的涉案局长无罪,而与他一并受控的华商也同时被宣告无罪。根据当时西班牙媒体的报道,实际上,在当年3月的时候,西班牙国家法院刑事法庭第一庭就曾在判决中,面对反腐检察官有关这些警员收受贿赂,以及泄密的指控,做出过判决,对所有涉案警员予以赦免。此外,曾被控贿赂这些警察的华人同样也被宣告无罪。

  然而,判决做出以后,西班牙反腐检察官专门就其中一位警察局长涉嫌向一名华商泄密一案,提出了上诉。最高法院收到上诉后,经过调查认为,所谓的泄密指控缺乏依据,所以不予支持,并最终再次判定两人无罪。

  据介绍,反腐检察官所以指控那名警长向华商泄密,是因为后者曾向这位警察局长打听其姐姐(或妹妹)此前向警方报案一事的处理情况。此前,这位华商的姐姐(或妹妹)曾因遭受性别暴力一事,向警方进行了报警。后来他代姐姐(或妹妹)向警察局长询问案件的处理情况。对于这一情节,西班牙最高法院认为,反腐检察官在指控中并没有说明警察局长向相关华人具体提供了什么样的信息,由此也就无法认定其行为是否违法。此外,最高法院也认为,华商咨询其姐姐(或妹妹)所报案件的处理情况,然后告知作为性别暴力受害者的姐姐(或妹妹),其行为是完全合法的。同时,受害者也有权知道其所报案件的进展以及处理情况等等。

  基于以上认定,西班牙最高法院认为,西班牙警长和那位华商并没有违法行为,所以判定两人无罪。与此同时,随着7月终审判决的做出,7名西班牙警察收受华人犯罪团伙贿赂一案,作为曾经轰动一时的“皇帝行动”案的重要组成部分,也终于尘埃落定。

  这一状况从另外一方面来看,也是对被控华商所谓“罪行”的平反。如此,他们所面临的控罪压力也大大减轻。此外,西班牙警察被取消指控,对于涉案华商们今后面对相关指控,以及通过法律手段来有效维护自身的权益等方面,都具有相当积极的意义。

  日前,在Fuenlabrada市前副市长José Borrás的案件被中止审理之后,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自己当年被捕后,被关在Moratalaz警察局的单人牢房中。“我闭上双眼,然后再睁开,想要看看这是否是一场梦。”“当你犯罪的时候,的确,你应当被抓。但是当你没有做任何事的时候,就想要弄明白,为什么要在那里。然后,你就会变得崩溃。”通过他的表述来看,这位被控参与华人犯罪团伙,收受贿赂的副市长是被冤枉了。同样被冤枉的还有被控行贿的华商。那么,许多人不禁要问,难道涉案华商就没有其它被冤枉的地方了吗?

  在“皇帝行动”中涉案的西班牙公职人员被“处理”完以后,接下来有关被控华商的审理就要被提上议事日程。那么在一些涉案华商也是因为电话被监听,而受到抓捕和指控的情况下,他们今后能否也会受到像前面那几位西班牙公职人员那样的“优待”呢?这都值得关心此案的人们拭目以待。

  “反思”也应拓展到旅西华人

  实际上,自“皇帝行动”发生以后,旅西华人整体也受到了巨大的毁誉和负面影响。直到如今,华人受损的形象依然是“支离破碎”。在这其中,带有偏见的西班牙媒体起到了巨大的推波助澜作用。

  在Fuenlabrada市前副市长José Borrás就自己被撤销指控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他曾表示:“皇帝行动是一场被扩大化了的行动。”与此同时,Fuenlabrada市前市长兼马德里社工党前主席Manuel Robles在发言中,也请公众就西班牙媒体已经对Borrás予以“审判”,并对其家人、朋友,以及周围人群产生影响一事,进行集体反思。同样,对于因声势浩大的“皇帝行动”案而遭受毁誉的旅西华人,何尝又不是应该如此呢?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