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西班牙文学作品《Fangfang》再引华人争议

2018年11月17日 04:32 来源:本报记者 凌锋


Paloma

Paloma Robles

  阅读提示:近日,一位在中国留学和工作多年的西班牙人Paloma  Robles出版了她所写的第一部小说《Fangfang》(芳芳)。西班牙媒体刊发这条消息,并介绍了内容提要。作者紧盯华人“阴暗面”,以揭“黑”为快的创作,再次引发华人群体的不满和争议。

  近日,一位在中国留学和工作多年的西班牙人Paloma  Robles出版了她所写的第一部小说《Fangfang》(芳芳)。这部小说是以马德里一家经营食品店的旅西华人为背景,讲述了不同家庭成员从过去到现在的生活和命运。

 

 

  由于这部小说的作者Paloma  Robles是个“中国通”,不仅在中国工作、学习过,而且还在马德里当过华人移民事务协调员和翻译,所以她以旅西华人为对象的小说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在西班牙《共和日报》的报道中说,跟随着小说中的人物,读者可以走进旅西华人“最阴暗和不为人知的角落”。

  通过小说内容的介绍,人们可以看到Paloma Robles笔下的旅西华人形象是一家命运多舛的人,在爬满蟑螂的地下室里苦度悲剧人生。

  对于这部有关旅西华人生活的小说《Fangfang》,有的侨胞认为这是在“黑”华人;有的则表示,相信她的故事情节来源于真实生活,是在用文学方式,描写部分或是个别的华人生活。面对争论,也有华人反问:“旅西华人的生活和社会上任何群体的生活一样,都存在多个层次和方面,为什么作者只看到‘最阴暗的角落’,而没有去关注那些‘阳光’而积极的事物呢?”

  实际上,一些侨胞们的反问很有道理。一直以来,西班牙并不乏有关华人的文学作品和名家评论等等。可是,如果注意看下来的话,就会发现这些作品或文章都有非常吻合的一致性,那就是全部盯着华人的“阴暗面”,或大做文章,或嬉笑怒骂。对此,旅西华人不仅不能坦然接受,而且还要做出一定的反应,展示自己的正面形象,维护群体的声誉。

  1.华人阴暗面成“最爱”

  对于PalomaRobles的小说《Fangfang》,西班牙媒体介绍说,故事从一个已经移民西班牙二十五年的华人母亲Nana讲起。她的女儿Fangfang在过去曾经历过一些悲剧,而这也直接决定了整个家庭目前的生活状况。Nana和她的女儿,及其孙辈们居住在马德里一个爬满蟑螂的阴暗地下室里。她女儿Fangfang的命运成为整个故事的主线。在讲述了从过去到现在那些影响其命运的事件,包括故事细节和环境以后,主人公Nana终于发现了女儿所经历的一切,她又不得不面对自己的过去、错误,以及失败。

  那么旅西华人的生活是否就如Paloma Robles笔下的Nana一家 那样,令人感到相当不堪呢?显然不是。对于“住地下室”的情节,有侨胞在评论时说,虽然不敢肯定完全没有,但看一下西班牙媒体上有关华人在当地购房数量名列前茅的统计,就应该知道旅西华人在住房上的水平,要明显高于其他移民群体,甚至是西班牙当地人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Paloma Robles紧盯华人的个别“阴暗面”来大做文章,是应该怀疑其用意的。

  除了Paloma Robles的 《Fangfang》以外,近些年来西班牙人所撰写的有关旅西华人的小说还有马德里一位退休警察Samuel在去年12月所出版的另一部“黑色”小说《Justicia Poética》(诗意的正义)。

  “黑色小说”通常指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有关犯罪内容的作品。在行文中,主要依赖于事物的对比:黑暗与光明,疯狂与理性,天堂与地狱,罪孽与救赎。在Samuel的《Justicia Poética》中,2012年西班牙警方针对“华人洗钱团伙”的轰动性打击行动“皇帝行动”成为小说的主要内容。

  Samuel是在马德里Fuenlabrada市Cobo Calleja华人批发区的大街小巷里,巡逻执法了12年的西班牙国家警察。相信在其警员生涯中,一定经历和目睹了无数的案件,其中也应该包括当地华商被盗被抢的案件。但是,也许由于“皇帝行动”的影响力过于劲爆,这位老警察从众多案件中,选择了这个给旅西华人带来了巨大负面影响的案子,来进行文学创作。

  在介绍《Justicia Poética》的内容时,西班牙媒体说,曾经轰动一时的“皇帝行动”如今仍没有结案,许多情景对于人们来说,仍然是历历在目。在Samuel的小说中,再现了这场行动的许多场景,如媒体镜头前出现的被警方缴获的用手推车来装的巨额现金等。实际上,在这场警方行动中,汇集了所有文学创作所需要的元素:企业主、警察和被捕政客。由此,Samuel这位Fuenlabrada市警察决定将其写成“黑色小说”。通过这部小说,读者也能被“请上警车”,“透过车窗”,一览他12年的从警经历。

  对于小说《Justicia Poética》,西班牙媒体还介绍说,“皇帝行动”已经过去多年了,相关调查到现在还没有停止。“那么在‘皇帝行动’中是否有诗意的正义呢?读者们只能在读了这部小说以后才能发现”。

  “皇帝行动”以及随后西班牙媒体所进行的大规模炒作,让旅西华人的声誉和形象一夜之间坍塌,变得支离破碎。这对西班牙大多数奉公守法的侨胞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然而,这个让华人不愿回首的“伤疤”,却成为“热门”创作素材,并被进一步演绎成文学作品,由此,旅西华人所遭受的伤害,真可谓是“雪上加霜”。

  2.文化名家靠骂华人博出位

  不仅华人的阴暗面成为一些所谓“文学家”追捧的创作素材,就连一些西班牙的文化名家近年来也频频地靠曝光华人“恶行”,甚至是辱骂中国人来博出位。

  最著名的就是西班牙知名媒体专栏撰稿人皮拉尔在2012年所发表的一篇辱骂旅西华人的文章。在那篇文章中,这位文化名人在《新闻三角洲》日报上,以“中国猪”为标题,历数中国移民在西班牙的种种“罪行”。她说,中国人的造假已经把世界经济搞乱,如果中国人能把西班牙人的道德也仿制一下,他们就不会成为现在被人指着鼻子骂的对象。皮拉尔还说,“中国猪”不知疲倦,他们是要钱不要命的群体。自从入侵西班牙的领土开始,就掠夺资源积累财富。现在遍地都是“中国猪”开的餐馆、服装店,他们把赚来的钱源源不断汇往中国,“肥了中国,瘦了西班牙”。“我把中国人称为‘中国猪’是对他们的敬语”等等。

  皮拉尔作为文化名人,她辱骂旅西华人的行为并非是个别和偶然的。因为不久之后,又一位在西班牙媒体和文学界具有一定声望的“文化人”再次对中国人破口大骂。

  2016年5月,中国天狮集团的一个超级员工旅游团到西班牙进行观光之旅,本来对这个由2500人组成的大型旅游团,西班牙的各种媒体报道和民众态度都是积极而正面的,但随后,西班牙主流媒体《世界报》在其网站上刊登了一位专栏作家Fernando Sánchez Dragó对天狮旅游团进行贬损,甚至是侮辱的一篇评论。  

  据了解,西班牙专栏作家Fernando Sánchez Dragó本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曾经在西班牙语言学的最高学府塞万提斯学院当过老师的高级记者,但在攻击天狮旅游团的文章中,却有辱斯文和体面,毫无教养地大爆粗口,用上了“畜生”、“入侵”,以及各种“愚蠢”、“蠢货”等等最具侮辱性和歇斯底里般发泄性的字眼。

  以Fernando Sánchez Dragó的恶语相向为标志,西班牙媒体尤其是主流媒体,当时对天狮旅游团的态度和报道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从那以后,这个为西班牙带来七百万欧元收益的中国旅游团,就从众人追捧的“云端”,跌入备受冷落的“冰窟”。西班牙媒体对天狮旅游团态度的转换,可谓是翻脸比翻书都快,立刻就进入了“黑”天狮的模式,各种负面报道接连出台……

  3.华人要回应“以揭黑为快”

  实际上西班牙有关华人的文学作品和名家评论等,在紧盯华人“阴暗面”,以“揭黑为快”上,与当地媒体对旅西华人的报道,从总体上来说,是如出一辙的,基本上都是负面多,正面少。

  一直以来,在西班牙媒体上,鲜见有关华人为当地所作贡献的报道,相反发生在华人身上的负面新闻却刊登得事无巨细,滴水不漏。在刊登的时候,号称自由、公正的西媒体往往还带着有色眼镜,先入为主,添枝加叶,甚至会捕风捉影,毫不负责地在报道中大肆添油加醋。他们往往是抓住华人的一些污点,用偏见当放大镜,进行不切实际的夸张和放大,把个别说成全体,把特殊渲染为普遍。本来是个别华人或是华商店铺的问题,在他们的笔下就变成了所有中国人的问题;本来中国人到西班牙基本上都是靠辛勤劳动和经商来谋生求发展的,但在他们笔下,华人的财富都来源于偷税、洗钱等等。媒体的这种状况不可避免地会影响社会舆论和看法。而这些同样也会在文学作品中体现出来。如此,就形成了媒体、观念、文学相互影响的恶行循环。在这种“互动”中,华人的声誉和形象就会深受其害。

  对于西班牙文学界和媒体对华人以“揭黑为快”的做法 ,华人首先要努力消除自身的污点,不给别人留下把柄和借口。其次,对于紧盯阴暗面的做法,华人要加强与西班牙文学界、媒体等行业人士的沟通,在表达不满和抗议的同时,也应努力同他们建立友好合作关系,让他们了解华人的生活,同时向他们展示中国人在当地所做的贡献,使其多写多登华人正面的消息和内容。总之,华人在当地的形象是要靠自己来树立和维护的,现在面对西班牙文学界和媒体对旅西华人“阴暗面”的浓厚兴趣,大家是应该做些什么了。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