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费尔南多·索勒:“安乐死合法化是我毕生的追求”

2018年12月11日 16:17 来源:欧华报


/

  Eldiario消息(编译 天翔)费尔南多·索勒(Fernando Soler)医生,曾在Leganés医院工作,这家医院曾被指控杀死了73名患绝症的病人(一封匿名信指控他们谋害了400名患者)。“这一指控是对该医院所有人的侮辱”,索勒回忆道。

  就在那时,他开始接触死亡尊严协会(DMD),并开始对安乐死的实施产生兴趣。现在他已经退休,但作为DMD马德里董事会成员,他仍然在争取安乐死合法化和患者对死亡的选择权利。

  索勒医生表示,虽然现在有“患者自治法”来保障患者选择的权力,但是“患者权利”的概念在医生中仍然非常罕见。医生的想法更偏向于家长式主义或者专制主义,他们坚信自己知道患者需要的是什么。而如果患者不接受医生的建议,医生会认为他们是忘恩负义的傻瓜。随着新一代医生接受了更好的教育,这种情况已经慢慢减少,但是有很多医生的思想依旧固化于此。

  作为DMD协会董事会成员,索勒强调了医生用药物等手段短暂延长重病患者的行为,会给患者带来更大的痛苦。同样,对于那些对未来没有希望的人来说,也是一种煎熬,“当你正在死去,或着你的未来只有痛苦、侮辱、灾难……谁想要这样继续活下去?而如果有人帮助你结束这样的痛苦,帮你的人最终会被关进监狱。当一个人的生活非常美好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想到死。想要死的人是因为他们生活很糟糕,或者他已经厌倦了生活。我遇到这种情况很多次,就是当我向一些重病老人解释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生病时,他流露出的不是恐惧的表情,而是一种解脱的表情。”

  对于安乐死无法合法化的情况,索勒解释:“当你被生活折磨而你无法选择安乐死的情况下,你只能选择暴力自杀。但如果你是像拉蒙·桑佩德罗(Ramón Sampedro)一样的话,又必须拜托另一个人帮助你(编者注:拉蒙·桑佩德罗是一名西班牙水手和作家,25岁时四肢瘫痪。他发起了一项司法要求活动,以便能够在他人的协助下自杀,且帮助他的人无罪)。这样对你和帮助你的人来说,都是非常残忍的,因为依据现在的法律,帮助你的人会受到法律的惩罚。那么如果你是桑佩德罗类似的情况,你怎么得到绳子?你怎么让自己跃出窗外?2017年,在美国国会拒绝了安乐死合法化的后四天,有一个患有肌萎缩侧索硬化的人在家服毒自杀。今天在互联网上,你可以轻松买到Nembutal(编者注:戊巴比妥,早期当作安眠药使用,因为副作用过大已停止使用,现多用于安乐死,例如瑞士的安乐死,即使用此药物),售价约为500欧元。而在此之前,它只卖25欧元。可以说上述情况还推动了此类药物的滥卖。虽然现在售价比之前翻了20倍,但你不能保证他们送给你的就是能让你自杀的戊巴比妥,你可能买到让你痛苦却无法自杀的假药。”

  最后,索勒医生表示,他非常希望西班牙可以通过安乐死合法化的提议。虽然现在已经有86%的西班牙人支持安乐死,但是他清楚,安乐死合法化依旧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会与DMD协会一起继续为之努力,争取早日实现合法化,这样能减轻很多重病患者和对生活了无希望的人的痛苦。”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