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一个西班牙“弱女子”维权给华人带来的警示

2018年12月14日 13:10 来源:本报记者 凌锋


/

  阅读提示:近一时期以来,许多旅西华人的银行账户被冻结,甚至遭到强制销户,“维权”已经成为华人群体最为关注的话题。此时,我们发现一位西班牙“弱女子”也因银行“迫害”展开维权,让我们来看看是否对华人维权是一种启示?

  近一时期以来,由于许多旅西华人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以及遭到强制销户,“维权”已经成为华人群体最为关注的话题。

  就在华人针对西班牙的一些银行欲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一位西班牙“弱女子”也在就银行的内部“迫害”展开维权,并且她的相关控诉行动和内容,与华人的维权有着不可忽视的联系,乃至不容回避的影响。

  那么这个西班牙女子的维权目的与内容是什么?又为何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旅西华人针对银行所展开的维权呢?

  因中国人而起的“银行内部迫害与斗争”

  今年12月1日,西班牙媒体上一则有关马德里法院要求对“西班牙阿拉贡农业信用合作银行(以下简称为:阿拉贡农信银行)涉嫌帮助中国人洗钱”一事进行调查的新闻,引起了一些侨胞的关注。

  根据该新闻的介绍,马德里法院已经接受反腐检察官的上诉,就阿拉贡农信银行于2012到2013年间涉嫌帮助华人洗钱、伪造文件、税务欺诈等罪行进行调查。

  实际上,阿拉贡农信银行的这一案件是一桩旧案。2015年5月14日,当时在该银行任职的一位女员工Mar Uriarte向反腐检察官举报说,她所在的银行涉嫌帮助华人洗钱。

  根据Mar Uriarte的举报,在2012到2013年间,她发现一些中国人客户在与阿拉贡农信银行马德里分行的领导们接触以后,都会获得大量房贷。与此同时,那些华人在银行内的账户又会存入数额巨大的存款。由此,她怀疑中国人是在进行洗钱活动。

  西班牙阿拉贡农信银行在马德里有三家储蓄所,Mar Uriarte的控告,让许多银行内部的员工,尤其是一些领导卷入了一场“中国人的洗钱风波”。

  43岁的Mar Uriarte是一位律师。她来自西班牙阿尔梅里亚,居住在马德里的Boadilla区,是西班牙公民党(Ciudadanos,Cs)的党员。2012年,她在阿拉贡农信银行位于马德里Ponzano大街的一家分行工作时,发现一些华人客户在获得购房贷款后,在同一天,又会向账户内存入大量的小面额现金钞票。从那以后,华人不仅会经常到银行去,用小额纸钞,换取大值额钞票,并且有时是500欧元面值的,而且在短短一年中,就会还上全部贷款。中国人的这一举动引起了MarUriarte的怀疑。她向银行高层领导举报了华人涉嫌利用阿拉贡农信银行洗钱的事。可是,这位女员工的举报并没有得到银行领导的回应,于是她开始联系反腐检察官。

  此后,Mar Uriarte感到了来自其领导们的迫害,最终被迫离职。失业在家的两年中,她曾多次到其它银行部门求职,但由于其经历已在银行系统内留下“烙印”,所以没有人愿意雇佣她。这种遭遇让她感到非常愤怒,并更加坚定了投诉到底的决心。对此,Mar Uriarte在接受“13TV”电视台采访时曾说:“他们(银行领导)那时曾认为,那个‘傻乎乎的金发女子’(MarUriarte)是个傻瓜,最后的结果是:那个‘傻乎乎的金发女子’要比他们聪明多了!”

  在Mar Uriarte尽了“一个银行工作人员所应该尽的”职责以后,包括阿拉贡农信银行前董事长和马德里三家分行行长在内的十名银行高层被调查,并且被列为反腐检察官的控告对象。

  现在,Mar Uriarte向反腐检察官控告说,阿拉贡农信银行和一个华人犯罪团伙一起,组成了一个洗钱组织,通过发放房贷,以及换钱等行为,来从事洗钱活动,其金额达到几百万欧元。此外,Mar Uriarte还控告,由于她此前的揭发行为,也受到了来自银行高层的职务迫害,让其成为多种压力和威胁的受害者。

  从2015年5月正式向反腐检察官进行揭发以后,Mar Uriarte也曾正式向马德里法院控告这一洗钱组织。随后,检察官向法院呈上了这位西班牙女子所提供的详细证据。在这些被证明为“有效”的证据中,Mar Uriarte说明了阿拉贡农信银行马德里分行的华人客户很可能就是华人犯罪团伙一个分支的“洗钱网”,而银行内部的一些人,包括领导层也是该团伙的“帮凶”。

  接到控告以后,2018年2月,马德里法院第16号法庭的法官以她的一些证据文件涉嫌非法获得为由,拒绝受理此案。随后,Mar Uriarte和反腐检察官提出了上诉。在此期间,这位维权的西班牙女子多次向反腐检察官提供新证据。2018年12月,马德里法院接受了检察官的上诉,决定对Mar Uriarte所举报的洗钱团伙进行法庭调查。对此,不少西班牙媒体都进行了报道,并且对这名以“维权先锋”形象出现在媒体上的前银行员工进行了专访。

  一定程度上“谈中国人而色变”的西银行

  Mar Uriarte在接受“13TV”电视台采访时介绍说,她最初向分行、总行、银行职员工会领导反映情况时,对方都以各种方式告诉她“不要插手此事,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对此,她私下里也考虑到了“这些银行里的同事们都有稳定的生活、稳定的收入、稳定的家庭,还有孩子。他们都可能卷入我所看到的一切。”想到这些,她曾取消举报的念头,可看到一些涉嫌洗钱的操作不断出现以后,Mar Uriarte终于选择了举报。

  由于举报,Mar Uriarte受到了来自领导层的迫害,并最终失业。而那些被控犯有洗钱罪和违规操作银行业务的十几个银行领导和职员,按照西班牙媒体报道的说法,也成为了整个西班牙银行业的“耻辱”,在不得不病休以后,也已经被阿拉贡农业信用合作银行辞退,他们今后再找工作也将会变得十分困难。由此,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出现在人们面前。对于这种结果,如果追根溯源的话,在阿拉贡农信银行开户、贷款的华人自然是不可否认的“祸源”。

  现在,Mar Uriarte认为,自己在与银行一些前领导的较量中,是“笑到最后的人”。由于她举报和控告“阿拉贡农信银行嫌帮助华人洗钱”的行为,Mar Uriarte和其他十五人也一起成为“2018年第四届西班牙维权奖金”的获奖候选人。

  “西班牙维权奖金”是由西班牙一个社会组织“维权奖金基金会”提供的,目的是鼓励人们反对腐败行为,提倡社会清廉。据介绍,这个基金会的成员包括国家律师、法学教授和公证员等。作为一个独立组织,他们主要以促进西班牙机构清廉为主要目标。在谈到将Mar Uriarte列为候选人的缘由时,该基金户介绍,作为一个在银行从业18年的律师,她一直以来,始终以打击银行腐败,维护国家权益为己任。由此可见,Mar Uriarte因举报涉嫌帮助华人洗钱的同事,在丢掉工作的同时,更获得了社会相关团体和组织的认可和支持。在这种鼓励“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情况下,西班牙银行业的从业者肯定是人人自危,生怕自己粘上近些年来已经在西班牙“被炒得大红大紫”的“华人洗钱团伙”。

  实际上,在西班牙,并非只有一起像阿拉贡农信银行这样,因与所谓“华人洗钱团伙”扯上关系,而让银行和员工引来“祸端”的情况。

  根据西班牙媒体的报道,今年11月初的时候,西班牙国家法院Ismael Moreno法官就已经发出传唤,要La Caixa银行的多名高管于11月19日到庭,接受审问。此前,在今年4月的时候,西班牙国家法院已经将La Caixa银行作为涉嫌犯有洗钱罪的法人,来进行指控。在指控中说,La Caixa银行通过它的一些分行,帮助西班牙的华人犯罪团伙洗钱。

  据介绍,除了La Caixa总行的代表要出庭以外,该行的另外12名储蓄所所长,及其下属的副所长和工作人员等也将到庭接受调查。国家法院指控这些人在已经察觉华人犯罪团伙成员的企业存在可疑行为的情况下,仍然帮助对方使用他人身份和假身份证,通过假发票,来存入现金,并以此实现偷逃税收的目的。

  虽然对于西班牙国家法院的指控,La Caixa银行方面在接受西班牙媒体的采访时,全部予以否认,但相关指控却是无法回避的一种巨大压力。

  据报道,西班牙国家法院现在指控La Caixa银行帮助华人犯罪团伙洗钱的数额高达9900万欧元。这些钱主要由该行位于马德里Cobo Calleja华人批发区周围的10家储蓄所,在2011到2015年间,以汇款的方式,汇到中国大陆和香港。涉嫌利用La Caixa银行汇款洗钱的中国人共有193人,但该行只向金融监管部门举报了其中的两人,其余的都没有受到任何怀疑和阻拦。

  面对阿拉贡农信银行和La Caixa银行的遭遇,西班牙银行的一些高层领导和员工们不可能没有“杀鸡儆猴”的心理效果。在他们看来,与相关华人客户接触可谓是风险重重的一件事,不仅银行内部会被弄得“鸡飞狗跳”,而且很多人将会因此“打掉饭碗”,甚至带来牢狱之灾。

  华人针对银行维权要“标本兼治”

  现在,面对西班牙银行针对华人的“清理”措施,许多侨胞都感到了生存环境的恶化。对于维权,一些华人也强调西班牙银行是“以点带面”,对旅西华人实施“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使一人漏网”的歧视性“白色恐怖”政策。然而,如果站在西班牙银行的角度思考一下,当他们冒着“丢饭碗”、“被举报”的风险,战战兢兢地面对华人客户的时候,又该如何知道:谁是“点”,谁是“面”呢?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在华人生存环境恶化并非是一朝一夕就出现的。由此,华人维权也要“标本兼治”,在靠一时的维权举动,如控告、游行等,来谋求客观、公正对待的同时,更要思考如何避免那些“点”的影响,一步步为自己营造出有利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