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2019,欧盟分崩离析年?

2019年01月23日 11:02 来源:本报评论员 谷粱


/

  提要:西班牙首相近日在欧盟议会“搞关系”。虽然被坐冷板凳,但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的方向是对的。2019年的政治关键词就是欧盟议会大选。这场大选虽然不直接影响到西班牙的国内政治格局,却会影响整个欧盟的政治走向,其中和我们移民最相关的问题就是:民粹主义崛起的欧盟还会善待移民吗?

  这几天,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在欧盟议会活动,一来是向欧盟汇报工作,为2019年的政府预算做陈述报告;二来也是为了五月份即将举行的欧盟议会大选打打前站。

  我们生活在西班牙的侨民,对欧盟议会比较陌生。既然每个国家都有了议会,欧盟会议还有啥存在的必要呢?

  简单地说,欧盟议会就是管着各国决策的立法监管机构。欧盟的一些政策风向,都由欧盟议会把持着。通俗一点讲就是:欧盟是要善待移民还是排斥移民,就看欧盟议会的政治格局。如果欧盟议会上善待移民的政党所占席位偏多,那欧盟内的移民日子会好过一点。

  欧盟作为一个高于欧洲各国的联合组织,拥有一定的权威和威信。但近几年随着经济危机导致各国经济恶化、政治格局骤变。2018年的欧洲并不宁静!在政治与民众意识层面,恐怖主义袭击、移民问题成为欧洲民众最为关切的议题,民粹主义持续发酵。

  欧盟委员会官方的民调机构:欧洲晴雨表是在欧洲34个国家或地区进行了民意调查,其中包括28个欧盟成员国,以及5个欧盟候选成员国。结合欧洲当前最新的舆情,尝试勾勒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所面临的风险与挑战。

  调查数据显示,有13个欧盟国家的多数受访者不信任欧盟,不信任比例最高的三个国家分别是希腊(69%)、英国(57%)、捷克(56%)。从长远来讲,更多的欧洲人(45%)认为欧盟是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行,只有31%的受访者认为欧盟的前行方向是正确的。

  欧盟28个成员国中,27个成员国的多数受访者都认为,他们的国家留在欧盟内会更好,比例最高的三个国家是荷兰(85%)、德国(81%)、丹麦(78%)。即使在由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和极右翼政党“北方联盟”共同执掌政权的意大利,仍有48%的受访者认为留在欧盟会更好,41%的受访者持相反观点。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欧洲人不信任自己国家的政府(61%)和议会(60%)。这意味着,传统的主流政党在民众心目中的信任度不断下降。西班牙正是这个大趋势中典型的国家。不是半年选出一个政府就是选出了政府又被弹劾。

  在欧盟层面,民众最关切的两个议题是移民与恐怖主义袭击,对经济状况的关心位居第三位。移民问题成为首要关切问题,有20个成员国的超过半数,即52%的受访者对来自欧盟之外的移民持负面态度。

  85%的欧洲人认为,需要采取更多的办法与那些来自欧洲之外的非法移民进行斗争。尤其是在希腊和匈牙利,持这一观点的比例高达95%,其次是捷克(94%)、英国(78%)、法国(76%)、瑞典(75%)。

  对移民和恐怖主义袭击的担心,成为民众最关注的议题。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的支持率能节节攀升。民粹主义在欧洲持续发酵,在2017年德国大选中,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新选择”(AfD)成为最大赢家,获得了12.6%的选票,一举进入议会,正式成为建制派的一部分。在奥地利,中右翼的“人民党”年轻候选人库尔茨(Sebastian Kurz)选择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奥地利自由党”一起联合组阁,成为奥地利总理。意大利大选结束后,两个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与北方联盟联合执掌政权。在西班牙的安达卢西亚地方大选中崛起的VOX党也来自这片土壤。

  当前欧盟面临的风险在于,当多数民众比以往更热爱欧盟的时候,民粹主义者声称他们也爱欧盟。只是他们需要的是与目前欧盟不同的、另一个欧洲。正如安达卢西亚地区的VOX党,声称要一个更为集中强大纯粹的西班牙。这一说法,对传统保守的西班牙人来说,具有非常强的蛊惑力。VOX的执政纲领中对非法移民也非常的不友好。

  意大利在所有欧盟成员国中,对欧盟的支持率是最低的。61%的意大利人认为欧盟并没有聆听他们的声音,这个数字是其他国家的两倍。意大利内政部长萨尔维尼希望停止阻止移民进入意大利,他对默克尔的联合欧洲一起来处理移民问题的做法持怀疑态度,对欧盟的前途也不乐观。

  在国家政府层面,政治辩论中充满了激烈的反欧盟言辞。对欧盟的评论,已经根植于欧洲议会的政治群体中。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极右翼成为最大的赢家。今天,欧洲议会党团中,几乎每个跨国党团中都有极端政党存在。欧洲人民党团(EPP)中就有匈牙利的“青民盟”(Fidesz);欧洲保守和改革党团(ECR)中就有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欧洲自由和民主党团(ALDE)中则有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和北方联盟;“身份、传统与主权党团”(ITS)中则有玛琳·勒庞领导的国民团结,并且还有相当多的独立议会成员也对欧盟持怀疑的态度。

  当欧盟竭尽全力想争取年轻选民的支持时,63%的受访者认为,新的政党和运动能够比现任的政党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任何尝试动员年轻选民的办法都要冒着把他们推到疑欧主义政党怀抱的风险。

  当疑欧主义政党力量不断崛起时,意味着传统政党在最近几十年里逐渐失去了选民的支持。为什么欧洲一些国家,尤其在德国表现的更为明显,政党政治碎片化不断加剧呢?

  西班牙学者Pedro Riera剖析了欧洲议会选举与各国国内政党格局的关系:当1979年欧洲议会选举第一次进行时,并没有人关注它将会对各政党在国内选举层面的力量变化会有什么影响。因为,欧洲议会选举是政治精英推动的,其主要目的在于增加欧盟的合法性。欧洲议会选举作为一个第二等级的选举,与国家层面的选举相比,选民的态度会更加漫不经心。因而,欧洲议会选举某种程度上鼓励了对持反欧盟立场、抗议型的小党的支持。当年风头最盛的我们能党,也是在欧盟议会的选举战场取得首战胜利。

  面对欧洲内外所处的困局,欧洲的政治家呼吁民众团结起来,与民粹主义、极端势力进行不懈的斗争,捍卫欧洲的核心价值观。

  欧洲主流政党再也不能对不平等置之不理了。只有弥合社会中的不平等,才能减少政治冷漠。解决社会问题才是正确的答案。欧盟成员国的民众面临更为紧迫的问题,比如失业、老年贫困和低工资,而极右翼政党迄今未能提出任何解决方案。

  欧盟第一副主席、荷兰政治家弗兰斯·蒂默曼斯发表了演说::“民族主义就如同酗酒一样,短时间内你会很兴奋,但之后就会头痛不已。民族主义会使我们变得贫穷,因为和它相伴而来的是保护主义,会毁掉欧洲内部市场和国际贸易;民族主义会使我们虚弱,因为它总是在不断地寻找敌人,诋毁他人,让自己感觉有优越感。这样,与其他国家合作保护我们的自由与安全就会更为困难。”

  当前欧洲面临的困境,无疑凸显了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的重要性。它不仅关乎未来欧洲政治的走向,也关乎世界政治的走向。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拉开了帷幕。2019年是否会成为欧洲支离破碎的开始?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