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2019年01月29日 05:31 来源:中国新闻网


/

  2019春节档很热闹,已经确定上映的电影共有13部,包括《疯狂外星人》《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流浪地球》等,这咖位和架势可谓“神仙打架组合”,让人都很难预测谁能冲刺票房冠军。

  而从年前举行的一些“超前点映会”来看,春节档电影品质值得期待,例如根据科幻作家刘慈欣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将于大年初一上映的《流浪地球》。

  太阳即将毁灭,人类在地球表面建造出巨大的推进器,寻找新家园。然而宇宙之路危机四伏,为了拯救地球,为了人类能在漫长的2500年后抵达新的家园,流浪地球时代的年轻人挺身而出,展开争分夺秒的生死之战。

  作为原著作者,大刘自己给电影打分很高。他认为:“《流浪地球》有着历史片般的厚重感。这是一部建立在中国文化背景上的科幻电影。它很好诠释了中国人对家园、土地的情感。原著《流浪地球》提供了一个背景,这是一次成功的再创作。”

  刘慈欣说,《流浪地球》票房即便只有10块钱,也是巨大的成功,希望每个人都能看到这部电影。

  在“叨光荐影”观影沙龙上,本报记者见到《流浪地球》导演郭帆,他坦言,刘慈欣观影的那场超前点映会,他紧张得甚至不敢走进那个影院,“开场10分钟之后溜着边进去,然后我找了最角落的一个地方坐在那里看大家的反应”。

  得到大刘的肯定,郭帆还是忐忑,这种紧张的状态已经持续了整整4年,仿佛是一场还没看到终点的马拉松比赛。“我不知道大众观看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反应,毕竟科幻电影是有一道门槛的”。

  90后影迷君泽给出的“提前阅卷评语”:“人类曾在宇宙中存在,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不论在技术工业、题材内容或者表达思考上,都拓展了中国电影的边界。我们等了‘元年’很多年,现在真的来了。”

  而文化学者戴锦华看完电影,更笃定地赞叹,中国科幻元年在2019年开启了。 “影片透出中国人‘愚公移山’般的坚持,这是最打动我的”。

  在郭帆看来,他只是希望这部科幻电影不赔钱,因为只要不赔钱,他们就可以接着去拍科幻片,“这样才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部又一部的电影,我们的电影工业逐渐完善,才能够称之为中国科幻类型的建立”。

  郭帆分享了一个小故事,2016年他们去美国旧金山谈合作,虽然没谈成,但对方对《流浪星球》项目很兴奋。郭帆很诧异,毕竟对方做了300多部包括《星球大战》在内的重量级科幻片,为什么会对他们这个IP感兴趣?“他说你们的想法很奇怪,为什么当地球出现大危机的时候,你们跑路都得带着家?带着地球跑。我当时第一反应是我们刚买了房子,房价贵啦,我得带着房子离开哈哈”。

  郭帆说,往深处想一想,其实这体现了我们中国特有的文化。“西方文化很久以来就是海洋文明,不断往外走,面朝大海,仰望星空的。而中国人不是,几千年来我们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我们对土地有深厚的情感,土地每一寸都不能让出去,我们甚至可以为了土地而拼命”。

  郭帆说,中国人对于土地情感的核,应该变成中国科幻的一个基本形态。“什么叫中国科幻?寻找到一个真正能够表达我们文化内核和精神内核的载体,才能称之为中国科幻,不然的话我们只是模仿别人讲一个同样的美式故事”。

  科幻作家韩松表示:“《流浪地球》展示出科幻片的奇观,节奏紧张,令人投入。影片同时也给了我们一个新的贺岁片视野。将亲情、友情、土地情怀放到了太空中。”

  而提前看到电影的一些影迷,觉得《流浪地球》和《星际穿越》感觉有些相似,是一部“让人热泪横飞的高能科幻片”。在片中,吴京饰演的父亲常年孤独驻守太空站,和屈楚萧饰演的儿子不能见面,父子产生了隔阂,但最后亲情的默契,让他们一起完成造福人类的壮举。郭帆本人就很喜欢《星际穿越》《火星救援》,认为这些科幻片“重点放在人的情感”。

  “做科幻的意义是我们能够给孩子埋下一颗科幻的种子,科幻可以拓宽孩子的想象力和执行力。”当年,郭帆因为上世纪90年代卡梅隆打造的《终结者2》,才埋下了一颗种子,很想去拍一部科幻片。“谁知道一不小心还真就拍成了,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孩子能够崇尚科学,勇于想象,这是我做科幻的意义”。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