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爱华少年侦探团 第七季 4.密室里的人

2019年02月20日 07:33 来源:爱华中文学校


/

  “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但是María 以前说过这个学期读完了就和姐姐一起去美国和父母一起生活。”

  “还有什么发现吗?”

  “今天在学校我去看了一下我们音乐教室的三角钢琴,我觉得和Ruiz的差不多大,响板上可以躺一个人。”

  “你怀疑凶手躺在里面?”

  “我觉得Ruiz 去密室的时候被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他为了保护自己跑到密室里面把自己反锁在里面不想让拿着刀的人进来,但是不料钢琴里还藏着一个人把Ruiz杀害后,倒着挂起来了。随后又躲到钢琴里,等人都走了或有人掩护的时候出来溜走。”

  “但是难道没有可能是凶手在钢琴里,出来后捅了一刀把门反锁了再藏起来吗?”

  “也有可能,但是毕竟密室很小,如果有人从钢琴里出来一定会有声音,Ruiz 回头就可以看到。如果是这样凶手应该不会从背后捅一刀,而是从前面。”

  “所以你觉得谁是凶手?”

  “我觉得,只要是个不怎么高大、粗壮的人都能躺在钢琴的响板上,不过要把死者挂起来应该只能是个男的或者两个女的。在这些嫌疑人中没有一个符合标准的,管家也快要到退休年龄了,没有这么大的力气,所以我觉得还有我们没有找到的嫌疑人。”

  “还有什么吗?”

  “没了。”

  “你说的猜测有可能是真的,我们看过死者的钢琴。虽然我们过去的时候琴盖是开着的,不过我们发现有些琴弦断了而且琴盖和响板有被清理过,虽然还是不是很干净但是比堆满了灰尘的键盘和大提琴干净多了。”

  看来凶手也不傻,我喝了一口水,这时我才发现会议室有一个我没见过的人。不过不一会,一直没说话在做笔记的Paula 看了看我后开口了。

  “你应该还不认识他,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这个案件的法医。”

  随后法医点了一下头,拿起了面前的资料。

  “我和我的团队确认死者生前服用过三唑仑,这是一种催眠药可以帮助失眠病人。死者的致命死因是被人掐死的,而且身上有被殴打过的痕迹。死者应该试过反击但是由于被捅了一刀,失血过多而且还服用过三唑仑,根本没有力气抵抗。我们还观察了背后的伤口,被捅的地方是正中间,伤口不小,被捅的还挺深。”

  这时我感觉我的脑袋瓜子暂停营业了,没有任何寻找凶手的方向,我靠在椅子上深呼吸着。

  每一个人都在看着自己的笔记本认证思考,现在轮到Mario 发言了。

  “今天早上我和Paula审问了剩下的嫌疑人,我先简单地说一下。Fany和Miranda她们都说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有可能因为她们那时正在吵架也没怎么认真听。佣人去附近的市场买了菜,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回来了,准备好午饭后就去打扫卫生了。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一样,凶手有别人掩护的话,那么据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信息,走到密室的人只有管家和死者的女友。”

  Paula:“我们去过死者的家,她家有很多房间,但是大部分都是空的,没人住。这些房间都和Aitana 的房间一样,所以这些应该是给家里佣人住的房间,但是现在只剩下了Aitana。”

  Mario:“我问过死者的前妻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佣人房间,前妻说以前佣人是很多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少了,她每次过去都会少几个人。最后只剩下了Aitana ,很勤劳,每次做完饭就不见了,不是在这边打扫就是在那边拖地。”

  Paula:“我们现在知道的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我:“没有新的嫌疑人吗?”

  Paula:“暂时还没有,我觉得....。。”

  Paula 话还没说完,但是有一个手机响了,是Antonio 工作用的手机。他也觉得奇怪,是助理打来的,助理知道他在开会。通常是不会打给Antonio的,但是Antonio还是接了,因为直觉告诉他肯定和案件有关系,Antonio按了免提。

  “有什么事吗?”

  “Antonio ,楼下有个人说自己是Ruiz案件的当事人之一,要过来修改今天早上的证词。”

爱华少年团 廖菲菲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