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爱华少年侦探团 第七季 6.不存在的碎玻璃和隐秘通道

2019年02月28日 11:51 来源:爱华中文学校


/

  五分钟后,大家又一次在会议室里开始讨论关于案件的进展。Mario讲述了整个与Fany的对话过程,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动作表情,都一个没落地一一讲述。而我则问了一个问题,一个我刚刚在那五分钟的休息时间里想到很关键而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的问题:“Ruiz,地下室的那扇门的锁到底是怎么样的,这起密室杀人案有没有可能是有人从外面用鱼线或者强力磁铁之类的东西反锁的,还是从里面锁上然后通过其他出口出去的呢?”

  这时Paula拿出了几张照片给我看,然后详细地跟我说明:“那扇门的门锁像是一个小型的防盗链,不过门被锁上然后打开的时候那门缝小得最多也只能让一根针进去。如果是从外面反锁的话用强力磁铁是不可能的。最有可能的就是用鱼线了,可是如真的是用鱼线的话那多多少少都会留一点痕迹的,然而我们半点痕迹都没找到。所以我们更倾向于凶手是从里面上锁然后从某个秘密通道逃走的。门上虽然有一块大约两本书那么大小的透明玻璃,但是玻璃是完好的。”

  “那有没有这种可能:凶手先是从这个通道来到地下室然后到钢琴里面躲好,然后等Ruiz来到地下室就告知他在通道里的同伙:Ruiz到了。后面就靠那个躲在钢琴里的人出来跟Ruiz对话,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的同伙趁其不备,从后面插了一刀,后来就发生了那一连串导致Ruiz死亡的事情。”我推测道。

  “嗯,并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要再加上一点,那个躲在钢琴里的人我更倾向于是个女性,毕竟能躲在钢琴里的身材都比较娇小。不过现在最至关重要的还是得去了解这个通道的出口在哪儿。”

  “那你们有查到这个通道通向哪里吗?”我问道。“可是我们不是还没找到任何的秘密通道吗?”我认真地看着Paula递给我的照片问。照片里,整个地下室都铺着一层厚厚的毛地毯,我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这个地毯下面有看过吗?”

  “没有,因为当时在搜其他出口的时候,敲了一下地面,觉得这并不是空的所以就没有掀开地毯去搜。”Paula解释道。

  “那最好还是搜一下吧,可别遗漏了什么重要信息。”

  这时Antonio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说:“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散会。”

  我从警局出来时看到天已经黑了,路边的灯也亮了起来。今天真的好累啊,回家吃个饭,洗个澡就该睡了吧。

  回家的路上,我有感觉又有人在跟踪我,我心想:他真的就这么闲吗?天天跟踪我他不累我都替他累了。不过这次你跟错地方了,这一带我最熟了,我可是在这里从小玩到大的,哈哈。

  于是我就趁他不注意时跑到了一处转角,躲在了小时候玩捉迷藏经常躲的地方,这儿他可是找不到我的,小时候就是因为躲这里,所以玩捉迷藏每次都是我赢。不出意料,那个神秘人追到了这儿,四处张望,可他就是看不到我的身影。他气急败坏地摘下了卫衣的帽子,向他身旁的那堵墙狠狠地打了一拳。这时我注意到了神秘男子的后颈有着一个独特的纹身,我看了一眼就记住了。

  等那名男子走后我才敢从我的藏身之地出来,回家的路上以及后来回到家时我都一直在想着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他后颈上的纹身又是什么?纹身跟他的身份有关系吗?跟这起案件有关系吗?还是他就是因为单纯喜欢才纹的?这些疑问都一直在我的脑子里打转。我总感觉这起案件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案件里的所有人和事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后来我想想,反正现在想再多也不会解开这些谜团,还不如赶紧去睡个好觉、做个好梦来得实在。所以我就暂时抛开了所有疑问和谜团进入到了我甜甜的梦乡。

  第二天,我醒来的方式有点特别,因为早上睡得太死了,没听到闹钟,多睡了半个小时。我老妈看到我这个点了还没醒,就直接泼了一些温水在我脸上,说实话我妈还挺‘善解人意’的,知道现在天气开始冷了就没给我泼凉水。我急急忙忙地换了衣服,拿了几块面包边走边吃。

  在我可以拿奥运冠军的长跑速度下,总于赶上了。我发现María今天没来,说是生病了。不过没来还更好,如果她问我关于案件的进展的话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敷衍她,毕竟我还不知道她站在是什么立场的,暂时不能跟她说实话。

  因为上课太无聊了,所以我又开始想关于案件的事儿。回想到了昨晚那个跟踪我的神秘人,“要不把他身上的那个纹身画下来让Antonio查一下吧,万一有用呢?”我心想。画完后我不禁开始感叹道:“天呐!我这画功简直可以跟毕加索、梵高等名画家不相上下呀。”

  还没等到我感叹完,铃声就响了,放学时间就到了,我刚刚好像并没有在想任何关于案件的事儿吧,而且刚刚好像有点忘我了。

  当我走到校门口时我又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是María。虽然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病容但却多了一抹忧虑的神色。她一见到我就向我跑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急忙说:“Zhou,帮帮我姐姐吧,她被他男朋友给……”

  “María!”还没等她说完就有人拉住她:“赶紧跟我回去!”

  “姐姐……”María露出了惊慌的表情:“你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我。”

爱华少年团 孙佩婷


[编辑:页丛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