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揭秘假“海外代购”:高仿GUCCI变微商“海淘正品”

2019年03月25日 10:26 来源:新京报


图为海关缉私部门清点走私化妆品。中新社发

图为海关缉私部门清点走私化妆品。中新社发 王欣祥 摄

  2月27日,大连海关对外披露,大连海关近日联合青岛海关共同开展打击中韩航线水客走私“DJ1902”专项行动,成功打掉4个水客走私团伙,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18名,现场查扣化妆品20000余件,初估案值约800万元人民币。经初步查明,涉案的4个走私团伙长期在中国和韩国之间通过“代购”的方式走私韩国化妆品、高级手表、品牌名包等。

  意大利“发货”的微商代购奢侈品,很可能是来自广州的高仿货。

  “你查物流信息,显示这一款GUCCI的包从意大利威尼斯发货,除了海外代购票据,还有清关信息,加上包包几乎以假乱真,绝对不会让人怀疑。”阿鹏拿着一款高仿GUCCI,向初次前来订货的微商打着包票。

  阿鹏是地道的广州人,在白云区从事了多年的高仿奢侈品生意。

  临近“3·15”,他把营业时间从上午8点调整到了10点,也把造假的票据藏进文件袋中,这其中包含境外刷卡单据、海关报关帖、发票等。

  “这些东西弄齐全了后,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是假货。”阿鹏说,他的高仿货几乎能以假乱真,多花几十块钱,就能弄到和正品一样的包装和票据,加上与物流公司合作造假,提供假的境外发货、清关信息查询,会让人相信货物就是海外代购而来的“正品”。

  因为售假者众多,皮具城商圈也成了有名的“A货集散地”。

  类似阿鹏这样提供假“海淘”的商家,聚集在广州白云世界皮具城及相邻的民宅里,通过“微商”、“海淘客”,将大量的高仿奢侈品卖到各地,在这个售假环节中,负责拉客的“马仔”、商家、售假微商、快递公司等分工明确,形成了 “假海外代购”一条龙的服务链条。

  奢侈品A货集散地

  广州白云皮具城商圈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商圈内包含白云世界皮具贸易中心、金亿皮具广场、桂花岗小区、金桂园小区等多个从事皮具销售的市场。

  正因为阿鹏等高仿商家,聚集在桂花岗小区及白云世界皮具贸易中心写字楼的7到9层,所以白云皮具城也被称作“奢侈品A货集散地”。

  临近“3·15”消费者权益日,广州白云世界皮具贸易中心及附近的假包市场似乎不受影响,数十名揽客的“拉客仔”,穿梭在街道上,追着行人和车辆,递上商家名片推销“名包”。遇到有意购买的顾客,“拉客仔”们便带他们前往皮具城有合作的商家看货。

  张永芳的高仿店,就在白云世界皮具贸易中心A区写字楼的7楼。

  这是一间由两室一厅的老旧住房改造而来的商铺,柜台上摆放着LV、GUCCI、Hermès等奢侈品,除了部分腰带,这些高仿品多是各种样式的提包、挎包及手袋、钱包,价格从数百元到数千元不等,除了一线奢侈品外,还有二三线的MK、COACH等品牌包。

  在张永芳的店里,看包客们不乏含有来自韩国、非洲以及中东国家的人,他们操持着英语、韩语或生硬的汉语,跟店员交流,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各种新旧款式的一线奢侈品牌。

  在店铺里,看包客们就是冲着假货来的。

  看包客中有买来自用的,也有批发转卖的微商。在张永芳的店里,一名自称做微商的女子告诉新京报记者,她从两年前开始做微商,以正品九折价格卖包,而进货价仅是正品的一折,她与张永芳等多个高仿包销售商长期合作,每隔几天就来选货,“到现在,都记不清来了多少次了”。

  在这些假货店铺里,一些外国人也在从事微商的行业,他们定好货后,会让“拉客仔”帮忙将假货装箱,再拉到附近的快递公司发货。

  3月14日,在张永芳的店里,短短的十分钟,就进来五六拨看包客。

  类似的商家,在白云世界皮具贸易中心的7楼和9楼有数家,新京报记者在”拉客仔”的带领下,走访了多家商铺,基本都有顾客选购高仿奢侈品。

  而在各地警方破获的假奢侈品案中,多起案件的假包来源,也指向白云皮具城,其中包括福建莆田等多个国内地区的涉假案件,也有阿联酋迪拜、美国等境外国家和地区破获的涉假大案。

  “我的客户主要是微商、海淘”

  更多的售假商家,隐身于皮具城商圈的桂花岗居民小区。

  活跃在皮具城周边的“拉客仔”,很多也将客户带进桂花岗小区的商家。

  “拉客仔”陈星的合作商家是广州人阿鹏。

  3月15日,新京报记者刚在皮具城附近下车,陈星立即上前询问是否买包,并称自己可以将记者带到桂花岗小区内的商铺,“价格绝对便宜,质量更是没得说。”

  在陈星的带领下,新京报记者穿过三道有人值守的门,来到了藏身在居民楼内的“奢侈品大甩卖集市”。

  阿鹏的店就在桂花岗小区。

  阿鹏,广州人,30岁左右。他自称在白云皮具市场里摸爬滚打多年,熟悉整个市场,也熟悉各个客户群体。看到客户对奢侈品包的强大购买力后,于是干起了销售高仿奢侈品包的生意。

  阿鹏没有双休,除了检查风声特别严时,假货店常年营业。他无法用准确的数字来表达销售假货的数量,“每天营业额不少于1万元”。

  包括阿鹏在内的售假商家,对假货毫不避讳,“这里的包以假乱真,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专柜也不提供查验,大部分宣称海外代购的微商、海淘,其实都来这里选货,也包括外国人。”

  在张永芳和阿鹏接触的顾客中,微商和海淘,也是他们最重要的客户。

  “少部分顾客买高仿是自用或送朋友,我的客户主要还是微商、海淘。”阿鹏说,在他的微信客户中,做代购的微商占了多半。

  “海淘级”高仿售价仅为正品一成

  按照一名商户的说法,白云皮具城商圈的假奢侈品生意好,是因为“够真”、“够便宜”。

  张永芳销售的所有一线品牌高仿包,其相比正品价格,均有共同的属性,“仅正品价格的十分之一。”

  一名销售商透露,在皮具商圈销售高仿包的商家价格都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每家的质量不同,除了那些普通仿品、原单货外,只有一比一的高仿品能达到“海淘”级别,难分真假。“那些能达到海淘级别的包,价格都不便宜,十分之一是行内价格的规矩。”这名销售商说。

  记者走访多家商铺,对同一款高仿包进行价格对比,各家的售价基本都为正品专柜售价的十分之一左右。这些所谓的海淘级假货被售假商家摆放在装修豪华、明亮的玻璃专柜里,和普通的高仿包相比,海淘级别的高仿包颜色更正,皮料的手感也很柔软。

  “拉客仔”王成华和阿鹏的介绍语相似,“这里的LV包和正品一样。专柜20000元的GUCCI手袋,我们这1000多元。”

  张永芳和阿鹏的生意和游走在大街上的“拉客仔”有直接的关系。

  据一名“拉客仔”介绍,他们将客户带到商铺,成功卖出一款高仿包后,会获得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的提成,提成由售假商户支付。其提成的价格算下来,也是高仿包售价的十分之一,“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拿到近千元”。

  买包附送香港购物票据

  张永芳在向客户推销时,也会提醒客户,如果是送朋友,就要告诉他们这是高仿包,不要配任何的票据。如果是做微商或者是海淘,最好将包装和票据做好,“反正专柜不接受鉴定。”

  专做海外代购的微商张悦,其所售的所有奢侈品,都是来自白云皮具城的高仿货,“只要有渠道,可以在广州完成海外代购所需要的各种手续。”张悦说,如果想做这门生意,亲自跑一趟白云皮具城,联系几个商家作为货源,海外代购的所有手续,对方都会找“路子”做好,这样客户很难分辨包的真假。

  阿鹏和很多商家,都有这样的“路子”。

 [1] [2] [下一页]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