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iajesmandarin.bianyou.com/
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两会直通车:走近“带货”的代表委员们,看电商直播“下乡”能带来啥?

2022年03月01日 06:39 来源:中国新闻网


/


 

  中新网北京2月28日电(记者 夏宾)在数字经济浪潮的大背景下,疫情让我们把很多熟悉的活动搬到了线上世界,这其中就有近年来全国两会的热词之一——电商直播,而随着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到来,电商直播“下乡”也步入“进行时”。

 

  现在,手机成了新农具,带货成了新农活,直播间也走进了田间地头,而许多平日里工作生活在乡村地区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也干起了主播,为自己身边的美丽乡村和农产品“代言”。

 

  电商直播对乡村振兴意味着什么?未来该如何助力电商直播更好地服务乡村振兴?28日,中新社两会直通车栏目走近“带货”的代表委员们,一起听听他们的答案。


  乡村发展电商直播潜力巨大

 

  “各位直播间的粉丝朋友们请稍等一下,我现在要跟中新社两会直通车栏目做个连线,马上就回来。”全国人大代表、信阳文新毛尖集团董事长刘文新在进入直播连线前,还不忘留住他直播间的顾客们。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刘文新门店的销售业绩受到冲击。“那个时候太着急了,想了很多办法,为了帮助茶农把茶叶卖出去,我自己也就开始学习短视频和直播卖货。”尝到了甜头的刘文新觉得电商直播是时代的浪潮和产物,开始发布一些短视频来吸引粉丝,到目前为止,他已经进行了百场直播,在抖音上拥有近百万粉丝。

 

  全国人大代表、岳阳市屈原管理区凤凰乡河泊潭村村民委员会主任杨莉跟栀子花产业打了一辈子交道,在当地被称为“栀子姐姐”的她也亲自上阵直播带货。“我第一次进直播间可以算是边学边卖,当时卖的是栀子茶,我还怕第一次搞直播卖不掉,结果没想到不到一个小时就都卖完了。”

 

  电商直播“下乡”的背后,不仅有代表委员们,越来越多的普通农民也参与其中。

 

  广东省清新区政协委员、清新区融媒体中心新媒体主任叶桂就表示,其于2019年成立了清新MCN机构,致力于服务乡村振兴,目前有300多名内容生产者,其中农民朋友就有一百多名,同时打通了电商闭环,把源头产品经过包装、平台认证、平台销售、物流发货、客服等环节,2021年其通过电商直播销售本地农产品就超过600万元。

 

  “农村的电商直播发展的潜力很大。”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认为,与城市相比,农村电商的发展起步要晚,水平要低,但近年来速度很快,每年增长速度都在40%以上,而目前农村网络销售额占全国不到20%的水平,未来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电商直播挖掘乡村多元价值

 

  艾瑞咨询发布的研究报告称,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1.2万亿元,年增长率为197.0%,预计未来三年年均复合增速为58.3%,2023年直播电商规模将超过4.9万亿元。

 

  万亿市场中,乡村如何分一杯羹?魏后凯直言,电商直播对乡村振兴有多方面的利好。第一,有利农产品的销售,打通生产者和消费者的环节,减少生产交易的成本和流通的环节。

 

  第二,有利于增加农民的收入,在农产品销量提升和成本下降的背景下,就可以提高收入。

 

  第三,有利于直接与市场建立联系,如此可使得农村根据市场需求,及时了解、优化其产业结构。

 

  第四,有利于创造就业岗位,有利于农民在本地进行创新创业,并将把产业链和创新链融合起来。

 

  此外,魏后凯还认为,电商直播有利于宣传扩大乡村的品牌。“因为通过直播,消费者看得很清楚,美丽的乡村景色、农作物的生产过程,这样的话,有利于扩大我们农业农村的品牌。”

 

  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照新则认为,促进农产品销售是电商直播带来最明显的效果,同时它也可以把乡村的多元化价值挖掘出来,更好地激活乡村的资源要素。例如,农村的生态自然风光、乡村的传统手工技艺等都可以借助电商直播得到更多的关注,进而有可能变为农民增收的“新卖点”。

 

  在他看来,过去的电商本质是“货架电商”,把货物摆到网上,消费者有需求再购买,而抖音等平台的电商直播,其代表着的是“兴趣电商”,从更大的范围寻找潜在用户,发掘潜在需求,以兴趣激发购买欲望,为农村产品和服务打开了更大的市场,以提升价值、创造就业、增加收入。


  电商直播“下乡”应补齐短板

 

  电商直播的确拉近了农民与市场的距离,让农货卖得更远、卖得更好,但仍有些短板亟待完善,有些困境需要突破。

 

  刘文新认为,一方面要培养更多的电商人才,让电商直播实现标准化、常态化是当前农村电商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另一方面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优质农副产品多产自较偏远的农村,但农村流通网络体系不健全、农村基础设施薄弱等问题还是会影响成本。

 

  他还提到,在很多贫困地区或偏远山区,受地形或人口分布情况的影响,农产品的生产较为分散,难以形成规模集群和完整的产业链。

 

  张照新亦认为,农村地区要培养规模经营主体,让更多的专业生产者来组成规模化的生产主体,再通过信息化的技术手段在供应链产业链上保证质量,由此来打造农货的品牌。

 

  “农村产品的品牌建设相对来说是滞后的,能否发挥出品牌效应就会影响电商直播的效果。”魏后凯还提到,要加强监管促进规范化发展,对假冒伪劣产品进行打击,对消费者权益保障要提升,同时也要加大政策的支持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就再次对农村电商提出新要求,促进农副产品直播带货规范健康发展。

 

  有专家表示,农产品直播带货虽然总量不大,但对乡村发展、农民增收、消费者权益保障和政府公信力维护等均有重要意义,推动规范发展势在必行。这也提醒从事农产品直播带货的网红主播和经营主体,必须守住从业底线,走好今后的乡村直播带货路。

 

  杨莉则说,农民要做电商直播,缺资金缺人才缺设备缺流量,要能长久持续下去很难,在起步初期还是需要更多的支持。为此,她建议,政府加大对农民电商的孵化力度,并可引导大平台对农民电商直播进行流量支持,一起做大共同富裕的蛋糕。(完)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