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viajesmandarin.bianyou.com/
探索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4/%E6%8E%A2%E7%B4%A2%E6%97%85%E8%A1%8C%E7%A4%BE/
阳光商旅http://yellowpage.elmandarin.es/2015/05/%E9%98%B3%E5%85%89%E5%9B%BD%E6%97%85/
君安旅行社

【洋主播看两会】越剧为何被叫“中国歌剧”?洋主播扮相美极了

2022年03月11日 09:32 来源:中国新闻网


王滨梅向特约洋主播吴菲介绍越剧。臧辰庚

王滨梅向特约洋主播吴菲介绍越剧。臧辰庚 摄


 

  中新网北京3月10日电(童笑雨)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作为中华文化的瑰宝,戏曲艺术无疑是彰显文化自信的绝佳代言人。

 

  起源于浙江的越剧,是中国第二大剧种,在国外有“中国歌剧”之称。在倡导传统文化“活起来”“走出去”的当下,越剧如何在保留内核灵魂的同时,打通与现代观众的共情通道,不断扩大海外影响力?

 

  此次全国两会,中新社、中新网“洋主播看两会”栏目特邀来自罗马尼亚的留学生吴菲(中文名),来到浙江小百花越剧院,对话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小百花越剧院院长王滨梅,探访越剧的文化历史,以及新时代下越剧发展的新思路。

 

  王滨梅是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得主,长期致力于传统文化传承的她曾针对当前中国戏曲院团面临的困难,在各地做过多次调研,提出加大文艺院团项目创作投入,院团改革等建议。她希望,能借助越剧这一载体,利用好数字这一平台,做好中国故事国际表达,推动越剧民间外交。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王滨梅:这个《秋瑾》(我演得)像吗?


  吴菲:像,很漂亮。


  王滨梅:越剧电视剧《秋瑾》曾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这一奖项为中国戏曲电视剧实现了零的突破。《红色浪漫》《九斤姑娘》也是我主演的。九斤姑娘生下来就有九斤重,所以取名为“九斤”。这部《我的娘姨我的娘》由我主演,也是获了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平时你舞台戏看得多吗?


  吴菲:没有。


  王滨梅:以后有机会可以进入剧场,去感受一下。


  吴菲:演了这么多,您最喜欢哪个角色?


  王滨梅:我还是比较喜欢《秋瑾》。演《秋瑾》的时候,我已经25岁了。但是我要塑造的是一个巾帼英雄的形象,还是有一点难度。秋瑾是中国女权和女学思想的倡导者,她的故事虽然发生在近代,但和现在还是有很大差距的。那个年代的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女性还需要缠足。但秋瑾还能够有这种精神境界,非常让人佩服、钦佩和意外。

 

特约洋主播吴菲采访王滨梅。臧辰庚 摄
特约洋主播吴菲采访王滨梅。臧辰庚 摄

  《九斤姑娘》对我来说是一种自我挑战。她是一个16岁的小女孩,所以演的时候,我需要突破自身的外形限制,对我来说存在一定的困难,也是一个挑战。但是作为一个演员,可以尝试不同的人物形象,走入他们的人生,其实也是很幸运的。

 

  这里是我们的乐队排练室,旁边有很多乐器。平时不训练的时候,它们就会放在乐器盒里。

 

  这里是一个录音棚。现在很多的音乐制作,包括幕后伴唱或排练,我们都会在这里先把音乐录下来。因为刚拿到曲子的时候,一般需要排练走位、设计动作,唱腔一时半会儿还没有背会。遇到这个情况,我们会先录制一个小样,到时候排练的时候,会唱得更准确。

 

  这里还有一个小型的排练厅,一些排练折子戏或者戏曲小片段的演员,他们会在这里练功。现在是一些青年演员在这里排练。刚才你是不是也尝试了一下甩水袖?

 

特约洋主播吴菲体验越剧水袖。臧辰庚 摄
特约洋主播吴菲体验越剧水袖。臧辰庚 摄


  吴菲:我觉得很难,所以戏曲演员真的很不容易。王老师,今年全国两会,您提出了哪些建议?还是关于文化方面的吗?


  王滨梅:今年两会,我的建议还是围绕数字化和文化传播传承方面。相对于2020年,目前的演出市场慢慢恢复,今年年初我们各家院团都打出了展演和巡演的广告,但因为疫情反复,剧场演出的变动性很大,已经售票的演出临时延期或取消的情况发生多次。

 

  结合这个问题,传统戏曲也在寻找新的传播方式。比如加大短视频和演出直播等网络手段的利用。从2021年我们小百花越剧院在短视频平台新账户的数据和收益上看,我们看到了网络传播的广泛性、开放性和包容性,以及流量的变现能力。

 

  但在网络推广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潜在问题。首先是平台的问题,目前公域流量的平台就是短、频、快,但监管不专业,著作权益也缺乏保护;其次是准入门槛低,博眼球、粗制滥造的作品也比比皆是。我们创新传播方式,目的是要弘扬中华传统精髓,前提必须是守正,守传统的根,正戏曲的魂。

 

  所以此次两会,围绕如何更科学、更专业地传播传统文化,我有两条具体建议。一是在线上,建议政府要提出要求,让抖音、快手等各类数媒平台加大对优秀传统文化内容的推流,对专业的传统文化艺术团体进行认证。平台全年需对这些通过认证的团体推出的内容加大推流,完成一定指标,吸引更多年轻人热爱传统文化,并且要维护好精品艺术的创作知识产权。

 

  二是在线下,建议政府加大对公交和地铁等公共领域户外广告的引导和监管力度。在全年广告投放中,充分对接文化主管部门和专业文艺院团,加大优秀传统文化宣传内容的比重和覆盖面,对优秀作品和艺术家进行充分宣传。通过这些线下的渠道引流,实现流量转化,从而更好、更科学地实现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和弘扬。


  吴菲:您认为传统文化如何传承传播,以及更好地“走出去”?


  王滨梅:传统文化特别是我们戏曲艺术的传承弘扬,需要依靠政府政策的扶持。

 

  近年来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出台了一系列的扶持政策,在财政保障、设施建设、人才扶持等多方面,对我们的传统文化保护和振兴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在人才梯队培养上,我们各级政府和院团,非常重视人才梯队的培养,在启蒙阶段依托艺术院校教学培养,进入单位的青年演员依托青春版剧目的连续打造、“新松计划”等艺术大赛和专场的磨练,以及青年拔尖人才项目打造等手段,来保证艺术人才的传承发展。

 

  在传播普及上,浙江通过高雅艺术进校园、艺术节展演、文化礼堂等多种方式培养年轻观众,培育市场。此外,我们还充分利用互联网,搭建数媒平台,开展网上传播,让戏曲走进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达到普及效果。

 

  在对外文化交流上,我认为,只要我们自己增强文化自信,做到守正创新,传承好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才能在国际上树立最中国、最经典的美好形象。曾经在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上,周恩来总理还带着新鲜出炉的越剧电影《梁祝》邀请广大的外国记者举行电影招待会,赢得了广泛的好评。我们应该对自己国内的大量优秀作品有信心,不必刻意迎合。我们要让中华传统文化散发出自身的魅力,吸引境外受众。在树立文化自信的同时,我们还要继续秉持工匠精神,立足作品本身,把打造精品放在第一位,创造优质的内容,进行创新性表达,这样才能真正实现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最终目的。(完)

[编辑:]